我的男友是NPC

2019-06-26 08:56:35 来源: 黄石信息港

唐玥和向言去的医院是一家私人医院,挺有名气的。唐玥和向言下了车,看到一个男子在医院门口走来走去,挺着急的样子。那男子穿得不怎么样,一身廉价的长t加牛仔裤,非常不适合他这个年纪,一张脸朴实得不能再朴实了。因为求医没钱所以这么着急吧!唐玥这么想着。这种事情本来就很常见,唐玥想着后面还要去向家吃饭,不欲在这里耽搁时间,于是挽着向言,越过男子便要进去。谁知那寒酸男子看到唐玥后,竟然提步走到他们面前,把他们给拦了下来。唐玥皱皱眉,她每年有定期做一些慈善事业,但是不代表她喜欢走在路上被人拦下来要钱,中国的穷人实在是太多了。是的,唐玥认为男子拦下他们是想向他们求助。谁知那男子一开口却说了她听不懂的话:“谢天谢地,我在这里等到你了,你可不可以想想办法,帮我把桔梗弄出来?”唐玥冷声道:“你是谁?”难道是叔叔那边又有什么计划?那男子这才发现自己的冒失,强压着自己心里的着急,情真意切道:“我是阿夏啊,对不起,我调了20%,跟之前有些不大一样,我以为你会认出来的。”向言皱了皱眉,问唐玥:“你认识他?”唐玥摇摇头:“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疯子吧!”然后向言拉着唐玥便往里面走。“既然是疯子,那就不要理了。”阿夏还想要拦下他们,向言却不是那么好脾气的,直接将阿夏一推,差点儿就摔到台阶上。唐玥也没有看一眼,跟着向言就往里面走。心里直叹晦气,心想怎么会遇到这么一个人。“你不是烛花红烛姑娘!”不得不说,唐玥对烛花红这名字是敏感的,一听到身后这肯定的话语。立马就停住了脚。转头道:“我是唐玥。”然后也不去检查身体了,因为担心阿夏跟唐拜德那边有关,直接把人带到了医院里面,霸占了一个主任的办公室。谈了起来。原来,那天小包子做手术,情况越来越坏,手术才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人已经没气了。当时阿夏就气急攻心晕了过去。醒来后,阿夏本想着带着小包子的尸体先回家,然后看到了小包子的那个游戏舱。想起自己是把小包子托付给烛花红的,小包子在现实世界里面去世了,那在游戏世界里面可能就是突然消失了,烛花红一定会很担心的。而且。游戏世界里面的时间比现实世界漫长得多,他是真把烛花红当朋友的,烛花红帮了他和小包子那么多忙,又让他学会了很多东西,还真不能就这么放任烛花红在里面担心。于是。在把小包子遗体领回去之前,阿夏求那个主治医师给了他一点世界,他直接就用小包子用过的那台游戏舱进入了游戏。哪知道,一进游戏,打开好友列表,本来是想找烛花红的,却看到了小包子在线!阿夏懵了。怀着一种忐忑的心情给小包子发了私聊,却没想到小包子真的回他了!阿夏上线的时候,正是烛花红等人上九华山山顶的时候,那么紧急的情况下,小包子也不能去打扰烛花红。心里虽然担忧自己为什么下不了线,却也不愿意让哥哥担忧。就憋着什么都没说。阿夏见小包子好像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的事情,也不忍心亲口告诉小包子。可是,明明医生都下结论了,而且尸体已经从游戏舱里面搬出去了,为什么小包子还在游戏里面!阿夏不懂了。还来不及聊更多。天罚便来了,然后阿夏便被游戏踢下线了。阿夏迫不及待的想要找烛花红,他还不知道烛花红是游戏主脑的事情,忽然想起烛花红上次给小包子介绍的那家医院,想着那大概是烛花红经常去的医院,很多玩家下线后件事就是去医院检查身体,于是阿夏便来这家医院门口守着了,没想到遇到了唐玥。唐玥听了这件事,整个人都愣住了,人死了,还在游戏里面,这算什么?当下就有一种想要查下去的冲动。她还不知道御簟听已经彻底消失了的事情。倒是向言有所猜测,对阿夏道:“人已经死了,你就当她在游戏里面还活得好好的呗,也算是有一个念想。”“可是,”阿夏有些不甘,“也许桔梗从游戏里面出来,她的尸体就苏醒了呢!”唐玥摇头:“你也说了,那是尸体。”向言道:“我们现在还有别的事情要忙,唐玥不是烛花红,这一点你搞清楚了。我们没有那个义务放着自己的事情不去做来帮你这虚无缥缈的可能。”阿夏叹了口气,唐玥没有说错,向言也没有说错。自己只能,当小包子在御簟听里面还活得好好的。小包子此时此刻,确实是在御簟听里面活得好好的。在玩家被踢下线的那一刹那,九华山碎了,而在那一刹那之前,众人通过传送阵到了太平城内。御簟听世界没有崩塌,npc们也没有死完,整个世界一副民生凋敝的模样,可这个世界确实还是存在的。而烛花红,也没有死。混沌天窍碎了,可是在那之前天罚已经被引进了九华山,烛花红好歹是大乘金仙大圆满之体,在山石上那么一撞,也就是吐了几口血,等缓过来了,才发觉自己也没有受多大的伤,只是,之前人在山顶,现在人在巨大的一个坑里面。整座九华山,碎得不能再碎了。在碎得惨烈的山石灰里面,烛花红看到了自己的烛台,现在已经变成了漆黑色,像是烤焦了的树枝。然后烛花红便发现了,卷柏不在了。就算是再自欺欺人,烛花红到底是明白了所有的事情。难怪卷柏要所有人把修为渡给她,自己却没有,不是为了让她抵抗天罚,而是怕等天罚过后她会被修为慢慢的修真正宗们欺负!难怪卷柏会问她自己不在了她会不会伤心,原来他早就打定主意,替她挨过这一劫。烛花红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不愧是上古神君,能想到用这种法子骗过天罚,不愧是上古神君,能在她完全没有感觉的情况下拿走烛台!难怪卷柏会在小包子醒来之后那种神情,原来他那个时候就已经知道了,御簟听世界,其实是可以脱离现实世界的掌控,成为一个独立的世界的。这不是烛花红瞎猜测的,实在是,人一清醒,便立刻感觉到御簟听的不同了。它是完全自由的了。而自己,也不再是这个世界的主脑了。难怪卷柏表现得并不怎么担心她,因为他早就打定了主意,拼了命换她一条命。他什么都替她准备好了,他什么都替她算计到了!难怪卷柏不肯把可以聚魂的礁石给她,因为她根本用不着……聚魂的礁石!想到这个,烛花红本来心神俱灭的脸上突然透露出一股子希冀来,开始疯狂的在这满地的碎山石里面找起那块礁石来。天罚威力那么大,不知道那块礁石有没有被炸碎。可是,九华山方圆百里,哪里就那么容易找了!烛花红召出降妖魔塔,把所有还活着的,伤得不致命的,都放出来找礁石。那块礁石是龙骨所化,自然是跟别的山石不同的,众人自有感应,不存在认错了的情况。大家一起找,比烛花红一个人找容易多了。大概找了一个时辰的样子,阿肉忽然咯咯咯咯咯的叫了几声,然后衔着一块黑色的石头朝烛花红跑去。可是,烛花红还来不及兴奋,便见谢青鱼也拿了块黑色的石头在那边兴奋的喊:“我找到了,我找到了!”“我也找到一块!”“我这边也有!”“阿九也找到一个,我找到两个!”“我这边也有一块,等等,这下面还盖着一块!”……我找到了的声音此起彼伏,烛花红本来有些兴奋的心,一下子全凉了。礁石,碎了!而且碎成了很多块!直到再没有人说自己找到了的时候,沈小木替烛花红数了数,一共二十六块。礁石不仅碎了,还碎得很没有规则,很彻底!之前还强忍着的烛花红,忽然一下子觉得特别委屈,抱着一堆漆黑色的破石头,哭得昏天暗地的。烛花红算是在场众人的主人,此时此刻见烛花红哭得这么悲伤,都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开口安慰。《离朝仙志》:离朝一千零一年,神女烛花红,以大乘金躯迎接天罚,山河动,九华裂。天罚尽,其道侣上古神君魂灭灯消。神女寻遍九华山,得碎石二十六颗,大哭不止,从此了无音信,再不闻其踪迹。有神医名彦者,尝前往蓬莱仙山,寻九凤灵草,见一女子,眼角有疤痕,头顶有白发,身穿绿色仙裙,一女童,一锦鸡随之。彦尝问之何所之,女童答曰,觅神草补魂。后彦遇瘴毒,得此女子一救,再不相闻。ps:已经完结啦!其实里面的故事还有很多,如果大家想看就留个言,我有时间就来写几个番外。乍一完结还是有点舍不得的,因为这本书完了,我暂时还不想开新书。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如果大家想看,我或许会在番外里面写离洛和天诀的故事,沈小木和即墨帝天的故事,万死不辞风镜月的故事,子书禅的故事,离家先祖的故事,天界的故事……烛花红和卷柏的故事。

葫芦岛治疗癫痫病
绥化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周口治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