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关于IP其实我们并不陌生

2018-10-28 11:47:46

关于IP,其实我们并不陌生。

在互联行业,我们常见的是类似于《火影忍者》这样的热门动漫和《天龙八部》这样的热门武侠被改编成各个版本的游戏,端游、页游、手游……

动漫和武侠,因为它与游戏的联系可以完成简单的IP变现,所以IP的价值被逐渐的发现并且开发出来。

IP的类型其实还有很多。

或许正是看到动漫、小说、电影的IP价值被挖掘出来,IP的类型开始有了不断的延伸,中国的各个行业都毅然决然的掀起了一股抢IP的热潮。

这种热潮不仅仅体现在IP的类型从动漫扩展到络小说,再扩展到热门电影,为疯狂的是,包括热门歌曲、磁带专辑,都成为了被争夺的热门。

举几个例子来说明:老狼《同桌的你》歌曲被拍摄成-电影之后,迅速得到了4.5亿的票房,在此之后,传言《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电影也开始筹拍;以前把我们吓的屁滚尿流的《张震讲故事》,在被乐视拍成自制剧后,在上迅速引发关注;传说中《何以笙箫默》《芈月传》《唐朝好男人》《沙僧日记》《翻译官》等等各种你听过的作品,不管什么类型,她们的IP都在被争夺。

IP市场的火爆超出你的想象。

IP究竟会有什么用?

其实对于IP的价值,专业一点来说是可以形成泛娱乐生态布局,装X一点来说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它既是山又是水,通俗一点来说可以是一鸭多吃。

就是将原本火起来的东西用于其他渠道,迅速形成雪球效应——既把原来的粉丝重新利用了起来,同时又在其他渠道聚集新的粉丝。

比如像《张震讲故事》,原本就是一张故事专辑,以前顶多卖卖磁带、CD赚钱,现在被拍成自制剧后,就有多了一个形式,保不齐以后还有跟《张震讲故事》相关的游戏、电影、真人秀节目华丽登场……

对,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IP的价值,品牌联动。

就像是腾讯提出的“泛娱乐”战略,在购买IP之后,可以复用于其旗下的游戏、文学、音乐、视频等多个业务,再或者像是乐视,《张震讲故事》在视频之外,也可以复用在、游戏等多个业务上。

过去是家长给每个孩子都要找一个馒头,现在是家长直接买下一块地,分给几个孩子种,都可以吃饱。

不过,这一切需要企业的生态作为支撑。

为什么大家会将目光瞄准IP?

这里可以用创新这个词来做一下回答,为什么中国企业尤其是大企业更愿意采取跟随战术而并非直接创新?

其实原因很简单,创新的成本与收获的价值完全形成不了可靠的ROI。换句话说,如果创新失败,意味着一无所有,之前巨大的成本投入将会付之一炬。创新有着大多数企业的不可承受之重,不是喊几句口号,背后是海量的投入。

创新更像是一种赌博,企业在巨大的竞争压力下输不起,所以大家更会选择被证明过的方式去做一件事。

这跟IP同样的道理。

公司所购买的IP,大多数是已经成名的东西,就像《张震讲故事》,拥有众多的粉丝,是80后的经典回忆,所以这种音频像视频的转化,本身就意味着在品牌延伸时会获得足够多用户的青睐。

在我看来,这就像是一种粉丝经济的再延伸,或者说是挖掘。

将热门IP衍生为各种内容的同时,就是对之前粉丝价值的一种再次挖掘,比如我过去喜欢看《小时代》,但也就是看书,现在你要去看电影,玩游戏,甚至是设置个屏幕,买个ipad壳,都有可能去选择《小时代》IP的衍生物。

对于公司开发IP,过去,你买的是单品,现在你有机会购买套装。

不过,对于IP,购买只能说是步,衍生和推广非常关键。

首先,你要决定买什么IP,它符合不符合你的发展策略。记住的一点是,不是现买IP再定发展策略,因为IP海了去了,就算是解放后的中国,适合购买的热门IP也不在少数,你有钱全买下?不过这种话,说了也白说,就像劝不会炒股的人在牛市买股票,大家都在抢,我不抢是傻子,劝不回来

其次,如何衍生,以及是否有足够的业务线支撑非常关键,相信谁都听过“鸟笼和鸟”的故事,如果把IP比为鸟笼,你不可能因为你的IP去建立一套业务线,那样的话,投入也太高了。当然,IP投资者例外;

,IP虽然有粉丝积累,但如何唤醒非常关键。IP的粉丝延伸,并不是说你买了这个IP,他们就立马会热议、讨论,如果这样,那你还是继续睡吧。IP粉丝延伸背后,其实是在唤醒粉丝之后,迅速达成共鸣,它是在传播的第二阶段即好感度和接受度上做文章,不是解决知名度的问题。

所以,创意营销非常关键。就包括乐视这样,在《张震讲故事》络剧营销方面,也是打了“青春怀旧心跳记忆”的牌,,利用录音机、磁带等怀旧元素给用户直观的传递信息,告诉他们这次“张震”回来了;后续在微博、贴吧等渠道发布了“一句话证明你听过张震讲故事”“惊悚截屏”等系列活动,通过对粉丝的趣味召集完成对产品的引流。

千万记得,不是买了IP就一定会成功。

粗线机
V时代
摆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