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声音用机器换人叩开智造大门机器人国内

2019-07-21 19:45:51 来源: 黄石信息港

浙江声音:用“机器换人”叩开“智造”大门_机器人_国内

摘要:通过 机器换人 叩开 智造 大门,这是浙江制造业的集体心声。日前,深入湖州、嘉兴、绍兴等地调查采访,探寻 机器换人 推动 浙江制造 迈向 浙江智造 的不凡历程。 机器换人 是我省块状经济重新焕发活力的必由之路,是我省走在 中国制造2025 行动前列的前瞻之举,也是我省在经济新常态下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的必然选择。经历两年实践,初尝甜头的浙江企业也面临着转型阵痛:设备资金那里来?人与机怎样磨合?技术人才缺口如何弥补?机器售后怎样修? 人口红利 如何转化为 机器红利 ?一路且行且探索过程中, 机器换人 正倒逼浙江 低、小、散 产业加快整治转型。深入湖州、嘉兴、绍兴等地调查采访,探寻 机器换人 推动 浙江制造 迈向 浙江智造 的不凡历程。用 机器换人 叩开 智造 大门 在绍兴柯桥轻纺城卖了一年多的坯布以后,27岁的刘卫华年前开始在钱清镇销售数控横织机 一种通过电脑对整套纺织设备实行智能控制的机器。 2008年,在这个55平方公里的镇上,纺织企业使用的数控机大约有2000台,到2012年时增长到4000台,去年,已经突破了8000台。 与此同时,柯桥区批 机器换人 技术改造投资项目计划已经出炉,40个项目总投资82亿元,其中去年已经完成投资32亿元。 这让刘卫华觉得,自己终于等来了从业以来的日子。 从 织女 到 织机 柯桥一年减少7亿元人力成本 早几年进来的人说,之前一年大概也就卖120台至150台。从去年开始,机器销量就上去了,我一个朋友的订单已经超过300台了。我今年卖提花机也卖了13台了。 刘卫华口中的数码提花机,如果装备到生产线上,每天单台产量是普通织机的3倍,每100台织机就可以减少25个人。 刘卫华算了笔账,目前纺织行业工人的工资一般为1500元至1800元(熟练工更高),加上伙食住宿,每个工人每月至少要花费2000多元,每添加一台电脑横织机,人工成本就可以缩减到原来的1/6至1/8。 一台机子8万元到15万元之间,一两年就可以回本了。 如果换成插件机,性价比就更高。 刘卫华在卖坯布的时候就留心过,如果在产量相同的前提下,一套机器流水线只需3名工人,一条传统的手摇机生产线则需14名工人,按每人每月工资1500元计算,用机器一年可省下用工成本近20万元。 事实上,在2011年至2012年期间,柯桥区已经实施 机器换人 项目221个,累计投资68.06亿元,净减少用工数11490人。这至少每年可以为全区企业减少近7亿元的用工成本。 如果柯桥区40个项目、82亿元的总投资全部到位,平均每个项目超2亿元,预计能减员2500人。在刘卫华看来,这场变革, 淘汰人工是大势所趋,市场并不会因此变小。但企业如果不换,它的市场就只会越来越小。 在企业用工成本增加、招工难等矛盾日益突出的大背景下,作为浙江省承担工业转型升级综合配套改革试点的城市,柯桥区乃至绍兴市的 机器换人 击鼓传花似的迅速蔓延开来。 政府补助,更加速了柯桥 机器换人 的大潮。柯桥区的企业实行 机器换人 可以按照设备投资额的4%予以补助。对集聚的印染企业符合工艺、环保要求的,给予15%的一次性贴息补助。此外,还安排了2000万元 两化 融合专项资金,对示范企业、省级以上信息化项目和软件产品进行奖励。 从 装运工 到 机械手 嘉兴高端制造业设备成本高昂 发生变化的不只是绍兴柯桥。 去年,嘉兴桐乡全市实施 机器换人 项目300项,总投资额达78亿元,其中设备投资50亿元。全年以 机器换人 为主的现代化技改投入达110亿元以上,现代化技改投入占工业生产性投资70%以上,设备投资占工业生产性投资60%以上。 在桐乡巨石集团的自动化仓储中心,运用信息技术实现产品从进仓、储存、出仓到装运全流程自动化管理,这栋5层楼高的仓库里没有一个装运工人。 刚开始,一批桐乡的大型企业,是主动自发地进行 机器换人 。 桐乡市经信局产业发展科科长杨国平介绍, 一方面是改善员工的工作条件,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提高良品率和生产效率。 作为中国产量、世界第六的空调压缩机零部件生产商,浙江易锋机械有限公司4年前就开始实施 机器换人 , 去年销售同比增加1.2个亿元,但员工总数却减少了37人。 自动化推进部部长姚富强介绍,机械设备全部更新完成后,还将削减2/3的人,打造真正意义上的无人车间,产值可以在现有基础上再提升30%。 这场令人诱惑的变革,成本是多少? 以 易锋机械 为例,一台进口通用型机械手的成本是30万元至40万元,一个工作组10台,一个车间共80台,仅设备更新的成本就至少需要2400万元。 如果算上科研和其他经费,已经累计投入1亿多元。 姚富强甚至用了 昂贵 来形容。显然,这个成本对于中小企业而言是难以承受的。 刘卫华也有着同样的顾虑, 市面上买好的先进装备的肯定是大企业,小企业吃不消这个成本。就拿一个普通化纤企业来说,以年产涤纶加弹丝15万吨为标准,一台德国进口加弹机的成本是34万元,需要引进10台左右,这就需要300多万元。 从 一次到位 到 一点点改 浙江期待融资租赁撬动 机器换人 你让一家小企业花300万元去买几台机器,他们回来一算,要两三年才能回本。一般情况下,这家企业是不会再想着去换了。 刘卫华就碰到过许多次这样的情况。 像柯桥这类传统纺织行业,人力成本是主要因素;桐乡这类高端制造业的设备成本又是主要因素,只要 机器换人 的成本高于企业目前的盈利成本,这个企业的积极性肯定就会受影响。 浙江工商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程兆谦比喻, 机器换人 不是 给金鱼换水这么简单 。 在这种背景下,很多企业大多都是根据自身状况,在关键设备上进行局部改造,其实就是部分实现 机器换人 。 杨国平指的正是目前中小企业普遍采取的措施, 不能一次性到位的,就一步步来,一点点换,每年更新。 去年销售突破7亿元的 易锋机械 ,在面对2400万元更新费用时,也并不是全部引进,而是 进口关键技术和设备,然后自主研发或者采用结构拼装的方式 ,姚富强透露, 这样每只机械手的成本只要10万元左右。 同时,在浙江省目前已经完成 机器换人 的企业中,有超过一半企业投资额在1000万元以上,资金投入回收期在4年以上的企业比重达36.8%。 回收周期长,投资又大,不排除还有一些企业是贷款在换,这样反而增加了企业风险。 程兆谦感慨,融资渠道狭窄使得许多企业在 机器换人 时有心无力。 广东、江苏有些地方已经开始尝试融资租赁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打个比方,如果一个企业有 机器换人 的需求,但是资金不够,这时候就通过第三方租赁公司,企业按要求缴纳首期资金就可以了,剩下的由融资公司支付。然后通过应用机器而减少人工节省下来的工资,支付给融资公司偿还剩余资金。 程兆谦认为,这种方式为企业 机器换人 赢得了更长的周期, 不仅有利于解决企业的融资难,还有利于企业争取主动权。 浙江今年将实施5000个项目,投入5000亿元资金推进 机器换人 。就在3月30日,全省2015年度 机器换人 十大行业试点出炉,绍兴诸暨的袜业和嘉兴南湖的制冷家电及其零部件行业入围。对这些列入试点的市县,省财政都以工业与信息化专项资金安排补助资金500万元(诸暨市1000万元),用于 机器换人 。 这些在刘卫华看来,就是 许多的订单和一个巨大的市场 。但对于迫切渴望通过 机器换人 叩开 智造 大门的浙江而言,或许将是一个重要的机会。 (来源:杭州)

新乡哪家治妇科专科医院好
景德镇好的癫痫专科医院
兰州整形美容医院排名
成都棕南医院电话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