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装 第二一零章 大乱之始

2020-01-17 03:13:18 来源: 黄石信息港

魔装 第二一零章 大乱之始

苏唐等人没有走回头路,过了鸡冠山,继续向南。

“为什么要去安水城?”闻香问道。

“我在安水城逗留过一个多月,和当地的巫家有点交情。”童飞道:“有个叫巫星璇的女人,来找我修补一柄长剑,她手里有陨精,也不用我搭什么东西,只是耗费一些时间和精力,所以我答应了。后来才知道,她是巫家家主巫天放的嫡长女,她回去后和巫天放提起过我,巫天放亲自上门,邀请我加入巫家,我没有答应。”

“跟着巫家可没什么前途。”闻香道。

苏唐瞥了童飞一眼,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他明白童飞的意思。他们三个人重逢的时候,闻香就邀请过童飞,但童飞拒绝了,因为童飞不再想过那种打打杀杀的生活,想活得安定一些,现在又知道闻香的真实身份,他绝对不会投靠诛神殿的‘余孽,。

只是,童飞心中有顾虑,不想直接拒绝,把童飞的话翻译过来,意思就是,你们看,巫家的人邀请我,我都拒绝了,那么以后分道扬镳,也没有好奇怪的了。

还有,闻香同样看出了童飞的意图,不过她在揣着明白装糊涂,就欺负童飞不敢太过直白,妙道阁的大供奉,还是很有威望的,至少在童飞心中埋下过阴影。

“一个孤身行走的铸造大师,当然值得拉拢。”苏唐道:“不过,我们这么多人去安水城,巫家的想法肯定会发生变化。”

“什么变化?”宗一叶问道。

“我、闻香、一叶、童飞和宝蓝,五个宗师,还有梅妃,足以对巫家构成致命威胁了。”苏唐道:“你说会发生什么变化?”

“那……我们该怎么办?”闻香问道。

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在了苏唐身上,经过这一次之后,在他们的心目中,苏唐的意见已变得举足轻重了。

“化整为零吧。”苏唐道:“接下来这几个月,我们要做的就是避风头,弘阳门是没什么作为了,关键是看十祖会的动作。童飞,你去和巫家的人接触一下,尽量搞好关系,就算不能成为朋友,至少不能成为敌人。闻香,安水城里有没有你们的人?”

“应该有。”闻香道:“不过……我不能和他们碰头的。”

“哦?”苏唐有些不解了。

“诛神殿的人早就变成一盘散沙了。”闻香轻声道:“北到北封城,南至飞鹿城,西到云水泽,东至开元城,这片区域原本是婆婆的地盘,知道我是闻天师的后人后,她放弃自己的权柄,全力扶我上位,所以我才会那么轻松。飞鹿城以南……我就不太清楚了,倒是听婆婆说过,十几年前,他们和这边发生过几次冲突,后来不愿继续自相残杀,也就讲和了,但再没有来往过。”

“这样啊……你和一叶就在安水城成立个自己的武士小队吧,先混一段日子再说。”苏唐道。

“那你呢?”闻香问道。

“包贝他们野性未除,如此进了安水城,有可能引来麻烦。”苏唐道:“而且还要带着鬼獒,不太方便。”

“阿梅,你跟着谁?”闻香的视线落在了梅妃身上,而梅妃很自然的看向苏唐,闻香不由摇了摇头:“我就不应该问……”

“安水城附近也有历练之地吧?”苏唐问道。

人类的聚集地不是盲目建立的,譬如说村庄,拥有可以被改造成田地的草地,有足够的水源,才会有人类留下来定居。城市也一样,总会建立在灵脉附近,灵脉就是资源,再譬如说红叶城、八面城和北封城,都建在云水泽的边上。

如果有足够的实力,自然可以完全占领灵脉,很久很久以前的蓬山圣门、魔神坛和自然宗,就是这么做的,不过在大多数情况下,第一批拓荒者的实力会很有限,轻易深入灵脉腹地,绝对是九死一生的。

“有一座豹子林,占地面积不是很大,不过去历练的人不多,算是避风头的好地方。”童飞道。

颠簸近半个月,终于看到了安水城,苏唐没有进城,带着宝蓝等人绕城而过,直奔豹子林行去,闻香、宗一叶也和童飞分开,各走各的。

时间飞快流逝,转眼过了几个月,弘阳门的覆灭,让十祖会大为光火,派出不少人探察究竟。

有些事情是遮掩不住的,十祖会查到线索,指向弘阳门的最近一次动作,又从一些目击者口中,掌握了凶徒的某些特征。

说到特征,谁都没有童飞的破绽大,想通过讲述,勾画出苏唐、闻香等人的相貌,需要特殊的计较,而准确描述童飞,只需要几句话就够了。

十祖会的人在四处追查,而苏唐也在抓紧时间修行,遥远的大光明湖畔,魔神坛五年一度的斗试接近了尾声。

习小茹的身影从高空落下,一手持着威猛的天煞刀,一手抓着一面黑色小旗,由八名最优秀的内门弟子参加的夺旗战已近尾声,她,是唯一的胜利者。

一个黑衣人坐在山坡上,笑眯眯的看着习小茹的身影,随后回头对落樱祖说道:“小丫头不错,给我们争了一口气。”

“师尊,茹儿……有些不对。”落樱祖苦笑道。

“怎么?”

“这些天,我找过她不知道多少次,可每一次来,她不是在演练刀技,就是做调息,再这样下去,我担心……”

“这有什么?”那黑衣人道:“以前她一直在虚度光阴,不是我说你,这样一个天才,差一点被你毁了”

落樱祖再次露出苦笑,她不知道该话说什么好。

“现在么,她心中有恨、有痛、有渴望,自然会奋发图强。”

“渴望?”

“我许过她,只要她能在今天的斗试中夺旗,那么她就可以下山复仇。”

“师尊,现在局势这般紧张,几乎可算是一触即发,您……您还让她胡闹?”落樱祖愕然道。

“你不懂的……”黑衣人慢慢摇了摇头,随后转移了话题:“你明天要去天庐?”

“是。”落樱祖道:“自然宗和圣门的人也快到了。”

“圣门的代表是谁?”黑衣人问道。

“是薛九。”落樱祖回道。

“自然宗呢?”

“应该是刁紫,我不太清楚。”落樱祖顿了顿:“薛九是从大路过来的,所以我知道,而刁紫一直没露面,自然宗有可能换人,毕竟……刁紫的风评一向不好。”

“是那个小荡妇”黑衣人皱起眉:“想靠着刁紫的胡搅蛮缠,多争些东西?”

“如果刁紫在天庐露面,那么肯定就是这个意思了,这一次他们吃了大亏,当然要换些好处,否则不会善罢甘休的。”

“呵呵……”黑衣人发出冷笑声:“记住,你要表现得强硬些,没必要担心什么,如果那刁紫敢无理取闹,你不妨出手,教训丨教训丨她”

“师尊,真的闹起来就无可挽回了”落樱祖大惊失色。

“你想挽回什么?”黑衣人淡淡说道:“凭你,又能挽回什么?放心吧,这是天坛那几个老怪物的意思。”

“我……还是有些不懂。”落樱祖满腔狐疑的说道,她太清楚现在局势有多么恶劣了,随便一点火星,就有可能燃起燎原大火。

“你啊……从小就这么认真。”黑衣人很无奈,随后低声道:“绿海里的那位,恐怕是快不行了……懂么?”

落樱祖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睛也瞪得溜圆。

“其实,天坛那几个老怪物就是想让你去试试,自然宗是真的要出手呢还是色厉内荏。”黑衣人道:“如果是后者,那么我们的猜测就是真的唉……绿海后续无人啊,这段日子连出昏招,想想那位,多少年了,他从来都是先做后说,甚至做了也不说,何曾象现在这样,整天嚷嚷什么誓不罢休,有个屁用?”

“师尊,我明白了。”落樱祖低声道。

“还有,见过小九,你告诉他,就说是我说的。”黑衣人道:“既然都有火气,那么就让年轻人出面分个胜败好了,老辈的不要乱插手。”

“他会听?”

“会的。”黑衣人道:“不管年轻人拼得有多凶,只要老辈不动,就翻不出什么风浪来,薛九一向机灵,他应该能明白这个道理。”

“但那刁紫未必也能认可呀。”落樱祖道。

“她敢?”黑衣人道:“只要有一个大祖出手,老子就下山”

落樱祖不说话了,低头沉思着。

“嘿嘿只要老辈不出手,你那宝贝徒弟绝对有实力大杀四方,为我们魔神坛争光。”黑衣人笑道。

“师尊,认真算起来,那贺兰大尊也算小辈的吧?”落樱祖道:“如果她出手怎么办?”

“那个疯子啊……”黑衣人似乎想起了什么,缩了缩脖子:“你想得太多了,她和我们不一样,我们怎么看待凡人,她就是怎么看待我们的,也许……现在她的眼里只有天外天吧,你真以为她会管我们这种小事?”

济南华夏医院口碑怎样
武汉博仕医院看病怎么样
贵州市癫痫医院
沈阳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枣庄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