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咒印师 第二章

2020-01-16 21:30:46 来源: 黄石信息港

神级咒印师 第二章

陆言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心也如同这天空一般没有丝毫色彩。

送个快递都能碰到灵物,现在这世道也是够乱的:碰到也就算了,毕竟差不多已经习惯了,关键是那三只该死的灵物还把自己的爱车给毁了,前轮陆言至今还没有找到。虽然后来有惊无险,被一个十七八岁的美少女给救了……说起美少女,那大腿的触感真心不错,白嫩丝滑,让人流连忘返……

中年人望着一脸痴像正在傻笑的陆言,本就有些不开心的脸更是涌现了暴怒的神色,一拍桌子朝着陆言怒吼道:“陆言!!!这件事很好笑吗?!!!你觉把公司的车弄成这副死样子是这么值得你开心的事情?!!!”

陆言被吓了一跳,连忙严肃了起来,做出一副痛心疾首十分后悔的模样,“老老老老板,我知道错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我的爱车——林肯号竟然已经……”陆言捂着脸佯装一副悲伤的模样,“林肯号跟了我一年,我竟然让它受到了这种伤害……”

“闭嘴!“中年人气不打一处来,”给劳资严肃一点!!!说!车是怎么撞坏的!别告诉我你的林肯号是被什么非人的怪物给一脚踢坏的!“

”卧槽,老板你简直神机妙算啊!说的一字不差,没错啊,我的爱车就是……“

”放屁!“中年人脸都快被气紫了,”你撒谎能不能先打打草稿!你当这是在拍电影嘛?!!!还是哪个不入流的作家写的小说?!!!(兄弟,这真的是在写小说)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闯祸都拿一些乱七八糟的理由来搪塞我?!你觉得这样很搞笑吗?!!还是你觉得我很搞笑?!!”

“不不不不敢……”陆言低着头一言不发,没有什么是比暴怒的老板更危险的了,现在抬杠纯属是厕所打灯笼。

“给我老实说!到底怎么回事!”

“我中暑了,一不小心撞在了墙上。”陆言低声说道。

“……”中年竟罕见没有再爆发,毕竟他也知道快递员在这种天气确实比较辛苦,中暑也比较正常,于是中年人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受伤了没有?”

陆言有些受宠若惊,连忙回答:“受了一点小伤。”

“让我看看。”

“这不太好吧。”

“少废话。”

于是陆言一副娇羞的模样露出了自己的香肩。

上面有一大块淤青,隐隐有发紫的迹象。

“罢了,你先回去休息几天吧,回去买点跌打损伤的药擦一擦。”中年人摆了摆手,说道。

“老板,这不是开除吧?”陆言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是。”

“真不是?”

“再BB真把你给炒了信不信!”中年人哭笑不得地说道。

“信,信,信。“陆言笑眯眯的回答道,转身就想走。

“先把衣服拉上去,真以为你的肩膀很好看啊。”

“哦哦。”

……

就这样,陆言非但没有被炒,还莫名其妙多了一个假期。这反倒让陆言有点羞愧,毕竟中暑什么的只是吹牛逼而已,但也没有办法,很多事情都是不能向普通人提起的,而且就算提起也不会有人信。

陆言躺在一张有些破旧的沙发上,望着天花板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打发这几天的假期。陆言的家是一个小型的仓库,因为租金便宜。该有的设施这里都有,也不是很拥挤,但缺点就没有WiFi,而且最近的超市离这个仓库也有一公里的样子。

仓库内的桌子上有很多黄纸,一边还有朱砂。有的黄纸还是一片空白,上面什么都没有,但有的黄纸上面写了一些晦涩难懂的字,不像是汉字更不像英文;还有一些上面是一些诡异的图案,仔细看去容易让人神迷意乱。

陆言叹了口气,坐了起来拿起朱砂笔在黄纸上画着某些图案。朱砂笔笔尖在黄纸上游走着,那繁杂的图案没有丝毫的瑕疵,仿佛是不出丝毫差错的机器造就的工艺品。图案像是一个迷宫,而朱砂笔就是在迷宫中探索的人,稍有差错可能就再也无法从迷宫中走出。

忽然陆言的手一抖,细微的变化直接让朱砂笔迷失在迷宫之中,图案也因为着些许的瑕疵无法再继续,整个作品连带黄纸就此作废。

“啊~~~失败了,不画了。”陆言把笔一扔,躺回了沙发上。

咒印师,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用某些特殊的介质将咒印画在另外一种介质上,以此催动符咒。

第二个阶段,是用某些介质自成符咒,与灵共鸣。

最后一个阶段也是最强的一个阶段,用灵画符,威力和效果也是最好的。

而陆言现在却始终徘徊在第一阶段,因为催动符咒最基本的要求,便是自身体内的灵。常言道,万物皆有灵,人自然也不例外,并且人的体内要比其它生物体内的灵要强很多。而符咒直白来说就相当于一个扩音喇叭,如果使用扩音喇叭的人自身的声音都很小,那造成的效果自然会差很多。而陆言,体内的灵却只比普通人多一点点,所以制作符咒和催动符咒的效果自然也不会强到哪里去……

发了好一会儿的呆,陆言看了看墙上木质边框的钟,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五点了,这个时候他应该已经放学了吧。

陆言掏出了口袋里的,在通讯录找到一个“小累赘”备注的号码拨了出去。

“哥,我在校门口。”一通还没等陆言开口,那边便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

“今天林肯号嗝屁了,我坐公交过去接你吧,三十分钟左右到。”陆言说道。

“……发生什么事了吗?哥你有没有受伤?”

这小家伙,还是不如既往的敏锐呢,“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管这么多,好好呆在校门口就可以了。”

“嗯好。”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看了看已经挂了的,合上了翻盖,往四周望了望。

“小笨蛋,还在等你哥哥来接你啊?”一个同样稚嫩的声音在小男孩身旁响起,是一个小女孩,不过挎着一个单肩包,脸上带着嬉弄的笑,“你说你都十岁了哎,居然还天天等着自己哥哥来接,大人上班很辛苦的诶,你就不能自己走回去吗?不会是记不得回家的路了吧。”小女孩发出了清脆的笑声,并装作一副大人的模样拍了拍小男孩的肩膀。

“我哥说这样安全一点。”

“能有什么危险啊。”小女孩不以为然地说道,也许她并不知道小男孩可能遇到的危险意味着什么,只是没心没肺地拽了拽小男孩的书包,”不如小笨蛋你告诉我你家在哪,以后我送你回家。“

此时两个结伴的小男孩从小女孩身边走过,听到小女孩的话,不由笑了,”还叫人家小笨蛋,人家今天的考试可是考了满分,不像某些人,才考了个十分……“

小女孩闻言大怒,一脚踹在了那个小男孩的屁股上,”我考十分和你有一毛钱关系啊,略略略……“小女孩做着鬼脸说道。轰走了那两个捣乱的小男孩,小女孩又转头说道,”怎么样,我以后送你回家。“

小男孩笑了笑,“不用。”

“哼!”小女孩很生气,一甩辫子转头便走了,只留下小男孩一人站在校门口。

三十分钟后,陆言走到小男孩身边,摸了摸小男孩的脑袋,“走了。”

小男孩点了点头,跟在了陆言身边。

走了一会儿,小男孩忽然抬头问道:“哥哥是碰到灵物了吗?”

“是啊,不过没什么大碍,就是林肯号嗝屁了。”陆言说道。

“哥哥你受伤了对吗?是肩膀……”小男孩望着陆言肩膀位置,陆言走路的时候肩膀的摆动并不是很正常。

揉了揉小男孩的脑袋,“不准这样耍小聪明,看起来就像是寄宿在小男孩躯体里的老妖怪一样。”

“哥哥擦过药了吗?”

“擦过了。”

久久无言,两人走了好一阵子。

天逐渐变黑,乌云开始聚拢,一副要下雨的模样。

“走快点吧,快要下雨了。“陆言说道,刚想加快脚步,一个跑调跑的没边的歌声忽然传来。

“天空好想下雨,我好想住你隔壁,傻站在你家楼下,抬起头,数乌云~~~”一个奇怪的男子迈着奇怪的舞步一走一停地挡在了陆言面前,花里胡哨的花裤子,黑色西装以及那花里胡哨的墨镜。男子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两套雨衣,一橙一黄,一大一小,”快下雨了,买套雨衣吧。”男子说道。

面对这个仿佛石乐志一样的男子,陆言甚至不想回答他,直接绕过向前继续走。

但那个男子依依不饶,又迈着步伐追了上来,“买一套吧,五块一套,买一送一,五块钱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陆言有些不耐,“不买。”说完一把拨开男子往公交站的位置走去。

“为什么啊,这么便宜的雨衣你上哪能够找得到啊?咒印师?”男子站在原地,背对着陆言阴阳怪气地说道。

陆言的脚步顿住了,脸色凝重了起来,“中午的灵物是你弄的?”陆言拍了拍小男孩的肩膀,小男孩便独自向公交站台的位置走去。

男子看了看小男孩,却也并没有阻止,”真是乖巧的小男孩啊……看来守着他找你要简单多了。“

陆言转过身,问道:”你想要什么?我的命?呵呵……我十分好奇我父母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能让你们追杀我们这么久,但是就算杀了我,你们又能获得什么呢?“

”不不不……本来是要你的命的,但就在刚刚我突然改变想法了,有消息传出……你身上有一张很有意思的符咒……其实,你知道为什么这十年来一直有人追杀你吗?就是因为一张符咒,传闻那张符咒画在你的心脏之上,虽然一直没有人能够验明真假,但这是你父亲——那个坑了上千人的咒印师亲口说的,应该不会有错吧……“

一滴,两滴,冰冷的雨滴渐渐落了下来,越来越多,越来越密。

正在思考脱身之法的陆言猛地呆住了,”你说的……是真的?“

”很难相信吧,我刚开始也不太信,毕竟这么坑自己亲生儿子的父亲我还真没见过……“男子摊了摊手,”不过就在刚刚,流言又说这张符咒只有你自愿的情况下才能正常拿出,这倒是让一切都变得合理一点了呢。“

陆言的脸色又变了变,突如其来的庞大信息让陆言一时无法思考,理了理情绪,陆言让自己强行镇定了下来,”所以说你现在是劝我把咒印交出来吗?“

男子笑了笑,摇了摇头,“劝也分很多种的,比起低声下气地劝,拿一点筹码再‘劝’你成功率也会更高一点吧。”

陆言一咬牙,从口袋中迅速掷出两枚符咒,符咒在掷出的瞬间便燃烧殆尽,红色的图案飞了出去,逐渐变大,最后像一张一样裹住了男子,并且嘭的一声燃出大量的火焰,瞬间男子的身体就被通红的火焰尽数覆盖。

陆言不敢停留,扔完符咒之后拔腿就跑,因为那两张符咒攻击性并不是很强,杀死男子的概率微乎其微。

“这种低级符咒真是令人失望……”果不其然男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爷爷留给你的符咒呢?不舍得拿出来用吗?还是说……我不值得你使用那种符咒?”

男子身上的火焰已经全部消失,衣服上甚至没有任何灼痕。推了推墨镜,男子忽然将手中的两件雨衣扔到空中,顿时,两件雨衣瞬间充实了起来,在落在地上的时候,雨衣中赫然出现了一个浑身长着鳞片的怪物。

怪物抓住雨衣的衣领,一扯一扬,露出了怪物的全貌。

两只怪物一高一矮,与陆言和那小男孩的身高相仿,只不过更像是变种的蜥蜴,后背甚至还有鳍和尾巴。

“去吧,把我亲爱的咒印师带回来,记住,要活的……”男子缓缓说道。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正规吗
合肥长淮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北京检查不育
治牛皮癣哈尔滨哪家医院好
汕头妇科哪个医院看的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