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园小说如果美丽是一种错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7:19:56 来源: 黄石信息港

题记:  爱恨都由不得自己去做主,这是宣姜命里的无奈和悲哀。可是她一直都未曾向不公的命运低头。   宣姜,一个美丽又高贵的女子,一个平凡却不甘屈服于命运的女子,一个活得桀骜又真实的女子;  她是一个在别人的眼里或留芳或遗臭的备受争议的人物。而我,只想从自己的视角和心思去感应,去解读我心里感知到的那个如山稳重如水温柔的奇女子——宣姜。   【一】      新台有泚,河水瀰瀰。燕婉之求,籧篨不鲜。  新台有洒,河水浼浼。燕婉之求,籧篨不殄。  鱼网之设,鸿则离之。燕婉之求,得此戚施。     ——《诗经·新台》       彼时,女子无名。我虽贵为齐国的公主,有沉鱼落雁倾国色,闭月羞花倾城姿,却依旧毫不例外的被唤作齐姜。齐是我的国姓,姜是我的家氏。  我是姜子牙的后人,是齐僖王的长女,却不是能主宰自己命运的那个人。我知道,自打我降生之日起,我的命运就已经握在那个被我唤作父王的男子手里。  我的国家以女子貌美而闻名于诸侯国之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在齐国,如我这般的女子一经长成便成了各国诸侯公子王孙竞相追逐的对象。他们意欲怜芳草,逐罗裙,以娶得齐国女子做妻为荣耀。  那一年夏天,我命中的真命天子终于出现了。卫国派出使臣来向父王求婚。那个他是早被卫宣公立为太子的庶子姬伋。同样一个风流倜傥的翩翩美少年。父王当即就应承了这门婚事。似乎我的幸福在那一瞬间开成了一朵玲珑的花,只待春风一吻,便会娇香袭人。  可是——相信世间有太多人和事都禁不起也容不下这两个字。  那一日,盛装的我和送我出嫁的同样披了满身喜庆的船队,鼓乐喧天的一路沿着黄河走,经过了长久地漂泊,我们终于来到了卫国的属地。  一系列庄重又冗杂的仪式后,我被簇拥着落榻到一所新建的行宫里。从旁人的口中,我知道那里叫新台。  那一刻,身处喧嚣的我却失了魂魄般的迷离,心里是独处异乡的凄苦无依。也还有满心念着的我的那个王子,能是一个待我真心实意,与我魂魄相依之人。我才不在乎什么皇权国事,什么富贵荣华。我只要执子之手,与之偕老的温暖和不相离。  可是我终发现,我的婚事于我倒成了惊魂一梦,待我醒转来的时候,心头徒留的是满心的痛楚和无奈。我无论如何都不敢去想象,那个该被我呼作公爹的王一夜之间竟成了我的枕边人!  自此,我的名字由齐姜换作了宣姜。直到过了许久之后,我才终于明白了这一切。是回国后卫国的使者,为了讨好他的王,谗言我的美色天下无双。于是,那个王竟也跟着动了心。就这样,我的命运在小人的谗言里发生了无法逆转的改变。我心深处早已仰慕眷恋的那个翩翩男子,而今已被派往遥远的宋国作了使节。  我的梦未待醒转却已碎了。我,还未等张开翅膀飞翔便坠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这一切是我无法接受却必须要默默承受的。身处异邦孤苦无依的我,无力去做出贸然的反抗,只能无奈又顺从的接受这一切。  宣王为了迎娶我,博我欢颜而筑了新台。那个高大又辉煌的建筑成了埋葬和祭奠我纯真爱情和青春的坟墓。我把曾经的自己无情地葬在这里,那个心碎了的,再无心可依,无情可傍的纯真女子。  回家省亲的时候,我向父王哭诉了我的不幸,希望父王能救我于水火。可是我忘了他只是自己国家里的王。  父王无奈地叹息着说了一句“木已成舟,奈何?奈何!”这一句话就彻底熄灭了我心头一丝生机和希翼的火。我终于明了:在权位面前,爱情根本就摆不上席面。  自此,我的人生化为一张纸的苍白和无奈,可是我在心里暗暗发誓,决不会屈从命运对我的摆布。   我把眼泪偷偷流在无人看见的夜里,掩藏到时光的夹缝里,只把醉人的妩媚和娇俏,以及心头一直未曾屈服的那丝桀骜,留在旁人不解的目光中。  独自抵御着八面来风,我坚信自己不会向命运低头,越是艰难险恶的环境里,越要执意的去成就属于我的风华。    【二】      君子偕老,副笄六珈。委委佗佗,如山如河,象服是宜。   子之不淑,云如之何?   玼兮玼兮,其之翟也。鬒发如云,不屑髢也。玉之瑱也,扬且之晳也。    胡然而天也?胡然而帝也?   瑳兮瑳兮,其之展也。蒙彼绉絺,是绁袢也。子之清扬,扬且之颜也。   展如之人兮,邦之媛也!  ——《鄘风 . 君子偕老》    不记得究竟过了多久之后,我终于见到了那个无缘与我偕老的王子。那一刻,我是威仪四方的国母,而你是躬身见礼的皇子。  我们两两相望,眉山目水间隐隐滑过的疼痛,是早已擦身而过的如丝情缘。即使眼含无尽的怨艾、酸楚和挣扎,心潮起伏又能怎样?谁又能驭得过冥冥中那只无情的手。知我曾是你执手画眉的妻子,却奈何情深缘浅。而今人面不知何处去,唯余桃花笑春风。  我端坐在御座上,眉目端然,笑语盈盈。可心的破碎,除了自己在无人能够知晓。  或许这一切都是命吧!是命!!  命是掌心的纹理,是埋在心底的那粒朱砂,无形无相却让人无言以对的神秘。  既然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我只有故作坦然的把你放下或者把你深深埋在心底任何人都无法触及的角落,然后云淡风轻的做我的王后,为宣王生儿育女。  不知不觉间,岁月的无情剪断了十五年光阴的锦,流水依然。  我和宣王的两个儿子姬寿和姬朔都已长大成人。曾经的垂发小儿,仿佛只是一晃眼间就出落的玉树临风般倜傥风流。   那一日,我正独自在宫中冥思过往的种种;朔儿忽然神色惊慌的跑来禀报;说你从未曾忘记过夺妻的耻辱和仇恨,你心念着一旦继位那一日,便决绝地要杀了我们母子三人。  恍一听便忍不住心惊肉跳。情深如你,良善如你,竟也会有这般无情的报复么,这还是你么?!  顿觉这不幸的消息如五雷轰顶,击碎了我一直深藏在心里深深眷恋的爱慕;我不敢想,温文尔雅如你,竟也会这般富于心计!你我虽无缘携手,可心里一直当你是此生魂魄相依的那个人啊!  女人可以不爱男人,却不可以不爱自己的儿女。一颗深深爱着儿子们的心,哪还有心力去辨析朔儿话里的真假。何况朔儿是我的亲生,我没有理由去怀疑话里的真实。执念着快一点找到王上,再容不得半刻的拖延和迟缓。  步履沉重却又匆忙地奔到皇上面前,一五一十的把朔儿的话回禀给我的王。之所以要这么做,只是出于母爱本能的反应。于我早已无所谓生或者死,能感知的只有心里凄楚的疼,一门心思顾念着的只是要救寿儿和朔儿的性命。  宣王听完我的禀报,忍不住雷霆震怒;把你的生母荑姜唤来好一顿斥骂,责她教子无方。  荑姜不堪受辱,当夜便自缢身亡。  看着无法挽回的残酷,我的心被痛悔噬啮着,我真得不想让谁成为权利无辜的殉葬。早已看够了宫廷里争权夺势的阴谋和狡诈。可是失去了理智的宣王,他绝不会就此罢休,他为了不给你留下一丝一毫报复的可能,坚决要置你于死地。虽然我满脸泪水地苦苦哀求,希翼着能凭借他对我的宠幸而开恩挽回这不堪的局面,但是我知道事态终已无可挽回。  这一次,你要被派遣去出使齐国。越来越老迈的宣王早已和武士密谋好,让你用一面特别的旌旗——“四马白旌尾”作为给杀手的标记。他们合谋好要在你出使的路上杀死你以免除后患。  后来我才终于明白了这里面的一切,原来在这场权位之争中,我愚蠢的做了朔儿和宣王的帮凶,甚至间接地成为了事件的主宰,而牺牲品就是你——姬伋。  这一切残酷的真实,让我内心崩溃却又不得不更深地坚信:在权位面前,上不了席面的不仅仅有爱情,也还会有父子亲情。我追悔莫及的心,除了疼痛还有太深的失望。我一定要想办法救回你,那个我曾经在魂里梦里苦恋着的男子。     【三】      二子乘舟,泛泛其景。愿言思子,中心养养。   二子乘舟,泛泛其逝。愿言思子,不瑕有害。     ——《邶风.二子乘舟》      但我知道,宫廷深似海,凭我一己之力是救不了你的。这一点我相当清楚。  反反复复地琢磨,我想到了仁义又温顺的长子寿儿。连忙遣宫人速速叫来寿儿,并跟他道出了原委;寿儿立刻就奔波着找到了你,将事情的前前后后一一告之。奈何,纯善如你,根本不相信父王会为了一个王位而狠心到这般地步;会对自己的亲生之子动杀心;愚痴的你,仍执意地要按着父王的旨意上路去出使齐国。  君子坦荡荡,又怎能料得小人心里的卑鄙和阴冷。这,实在怪不得你。  寿儿无奈,只得借给你辞行的酒,一杯又一杯地把你灌醉,然后自己拿了节杖替你登舟上路。  埋伏在路上的杀手,远远就望见白色的旌节在风中招摇,心中顿生一阵窃喜。他只想立刻完成任务,好找宣王去复命领赏。待寿儿舟行前来,便不问青红皂白,跃上舱板一顿乱刀将寿儿砍死。  可怜我的寿儿就这样成了无辜的刀下鬼,替罪羊。  待你终于从酒醉中醒转,早已寻不见寿儿的踪影,也不见了出使的节杖。你立刻就悟出了事情的真相,明白了寿儿的一番苦心。当时的你,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立刻登舟追踪寻来。可是,等你终于赶到时,恰恰发现寿儿倒在了血泊之中,再无半点气息。  你抱起寿儿,悲愤地嚎啕着痛骂杀手:“宣王要杀的人是我,你为什么要杀了他!寿儿有什么罪啊!”  听你此言,杀手方恍然。原来杀死的却不是要杀之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他又是一顿乱刀。  你缓缓地倒在了寿儿的身旁,绝望又悲愤地闭上了眼睛。  终于如愿的杀手,提着两颗人头来回禀宣王。  事态的发展,似乎也远远超出了宣王的意料和想象,甚至超出了他内心的承受力,他的精神在瞬间就崩溃了。  就这样,我失去了心爱的长子和一生中相亲近的精神上的爱人。  每天在痛悔的折磨中细数流年。我知道,在这场权位的战争中,我只充当了别人过河的一枚卒子。朔儿的阴险和毒辣,宣王的薄情和心狠,瞬间让我的心寒成了一坨冰,再不期待被谁融化。   清明涕泪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  一个人站在淇水的岸边,凄然回眸雕梁画栋处的浮华满眼,却如何都抑制不住心底漫延的沉重和无奈,蓄满眼底的是无处倾诉的酸楚和悲凉。  冷眼观花。一个人,只待红尘岁月静静老去,不言心殇。  孤绝是余生里繁华的倾城,告诉自己不要悲戚。       【四】    我知道,美丽不是错,但是当美丽沦为权力的工具或者陪葬,便成了一种无奈的悲凉和错误。  寿儿和姬伋就这样平静的走了,似乎他们也早已厌倦了这宫中的一切,走的竟是这般干脆又决然。  日子的流水依旧波澜不惊,实则暗流却从未停止过汹涌。我每天失了魂魄般,在痛悔中独熬着光阴。多一天抑或少一天,于我都是早已不相干的漠然。即使生或者死,都由它吧!生又何欢,死又何惧!还不是一个样子。其实,我知道,我不是脆弱是麻木。  如我一样不堪的,还有那个曾决绝谋划了整个事件的宣王。  自打两个皇儿离去,他越来越老迈的身体,瞬间衰败成秋风中瑟瑟抖动着的那枚枯叶,无法预料哪阵劲风便会轻而易举地将它带走。  面对着想要逃避却无法逃避的衰老和死亡,他只能无奈又无助的等着。  一天天守着如豆的生命之灯终于熬干了油。其实他怕!可是,他心里却也异常清楚。没有谁能去阻止衰老,更没有谁能够拒绝死亡,即使他是曾威猛无比又霸气十足的那个王。  他终于在自己内心的恐惧和不甘中走向了死亡……  告别的时候,我,没有一滴泪落下……  宫廷里,从未停止过一分一秒的那些明争暗斗;那些由不得控制的世事难料,早已把我刺的心灰意冷。它们剥夺了我悲伤的权利,我没有眼泪。宣王的离去甚至都不能让我冷却的心,再感知到多一些的苦痛和悲伤。  苦痛又能如何!命运的无常麻木了我原本有过太多梦想和希求的灵魂。疼的感觉是被尘封在心底的记忆,一直在默默地逃避躲闪。如果还有什么能够让我觉得疼,也该算是一种了。  宣王的死,终于让朔儿如愿地登基做了新王。觊觎皇位太久造成的心理压力,让他即使美梦成真,却还在质疑这份梦境离现实的距离到底有多远。他太过看重做王的荣耀和权利了,乃至于草木皆兵的担心着其他皇子的威胁。 共 722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相关阴茎结核的常见并发症
昆明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羊羔疯发作怎么治疗比较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