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曝俞丽作中间人收五六万好处费她后面还有谁

2018-10-28 12:00:48

曝俞丽作中间人收五六万好处费 她后面还有谁

[摘要]俞丽被带走,据说已从辽宁方面拿到了“如山的铁证”,这肯定与文婷姐妹怒斥裁判不公有关。据内部人士称,当时俞丽作为中间人收了五六万“好处费”,但是她并未直接参与打分和裁定结果。

近日,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向国家体育总局反馈巡视情况,谈及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以下方面:围绕赛事的行业不正之风反映突出,赛事审批和运动员裁判员选拔选派不规范、不公开、不透明;比赛违背公平原则、弄虚作假,破坏赛风赛纪现象比较严重;赛事开发经营混乱,缺少必要的规范和监督;总局直属单位行政、事业、社团、企业四位一体,权力高度集中;干部兼职普遍,利益关系复杂。而且,巡视组希望总局在两个月内完成整改;总局随后开会传达相关精神,并暂时冻结了系统内的人事变动。

现在俞丽被带走,据说已经从辽宁方面拿到了“如山的铁证”,这肯定与文婷姐妹怒斥裁判不公有直接关系。据内部人士表示,当时俞丽作为中间人收了五六万“好处费”,但是她并未直接参与打分和裁定结果,只是作为牵线搭桥人,她也很难把自己撇清。与此同时,也有人对俞丽被带走感觉可惜,一方面是因为俞丽本人很和善,另一方面,为了一点点“好处费”把自己搭进去实在不值得,希望她真的只是去协助调查。

说到俞丽被带走的铁证来自辽宁,就不得不说一下在辽宁举办的第12届全运会。全运会对于相关领导来说,无疑是重要的政绩工程,据内部人士透露,当时辽宁省体育局的每位局领导手中都握有数额不菲的预算,用于疏通各种关系,目的就是确保辽宁代表团在金牌榜上的位置。

文婷姐妹对裁判不满的主要原因,就是东道主选手黄雪辰/吴怡文的得分被打的太高,与实际表现不符。这其实并非辽宁全运会独有,此前山东的第11届全运会、江苏的第10届全运会等,均出现众多有争议的判罚以及匪夷所思的场面。

毕竟,涉及名额之争的不仅仅是举重队,中国的不少优势项目都牵扯到这个问题,而在牵扯到地方体育局利益时,不仅是体育局的领导会出面斡旋,甚至有些省份的省委领导都会出面做工作。这些事儿,只能随着该教练的处理结果而水落石出了。

对于俞丽出事儿,很多人都认为她不过是巡视组抓到的“苍蝇”,她背后的“老虎”另有其人。话里话外还会波及她的老公刘凤岩,毕竟刘凤岩在退休之前是体育总局乒羽中心主任,而乒羽项目作为中国奥运代表团的两支梦之队,为国家赢得大量荣誉的同时,也因为自己的优势太大,而在国际大赛以及国内赛场传出过“让球”丑闻,虽然事后都不了了之,但多少还是影响了这些项目在球迷中的形象,刘凤岩作为直接领导,也不能说对此毫无。

在巡视组进驻总局期间,还收到不少关于乒羽中心某些教练的投诉与举报,这里面不仅涉及赛风问题,还牵扯到一些利益分配并未按照国家的政策处理。这些,不能不引起相关领导的重视,要把中国奥运这两个旗帜性项目中的“污点”洗掉。

首先被外界传出有问题的是游泳中心,但游泳中心暴露的问题并不是多的。比如巡视组在进驻体育总局不久,就到管中心了解情况,发现了不少难以解释的事儿。

亲戚任职,难免有裙带关系之嫌。而有些领导的亲戚朋友不在系统内任职,但会在外面开设公司,承办该领导有权力敲定的一些赛事、商业开发或者其他活动,裙带关系同样一目了然。与此同时,这些裙带关系能否真正为运动员跟教练员服务,能否真正落实推动中国体育产业的发展,能否真正去为全民健身做,却都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而总局领导兼职过多,精力有限,难免也会力不从心,不能在每一个岗位上都发挥自己的作用,还在客观上造成人际关系复杂,处理事情难免会有漏洞,给了某些人违规操作可趁之机。

近体育圈热议的话题就包括取消赛事审批,而在总局下属的中心中,社体中心组织的中华龙舟大赛,自剑中心举办的环中国自行车赛,牵扯到的一个明显问题就是收费办赛事,但收费并不透明。

而在举办这些赛事时,单项协会与总局某些人也有利益结合的地方,比如某赛事组织者就曾经把接近200辆自行车(每辆都价值不菲),送给了总局机关的某些个人用以私人使用。

星力摇钱树游戏
慧谷臻园
膜结构车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