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奶千万元广告合同利益链曝光2

2019-10-13 06:30:15 来源: 黄石信息港

  太子奶千万元广告合同利益链曝光(2)_乳品专题_产业经济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熟人之间的生意

  有人质疑:为什么文迪波要选择与名不见经传的北京灵动合作?为什么高科奶业能在短短两个月内就找到北京灵动并迅速签下巨额合同?为什么高科奶业在对方合同执行不到位的情况下仍支付了800多万元的费用?文迪波的高中同学陈传焕在这些交易中到底起了什么作用?

  知情人士称,北京灵动和湖南灵动的发起人都是文迪波的“熟人”,文迪波上任伊始就与他们连做两单生意,有以权谋私的嫌疑。

  工商部门的登记资料显示,北京灵动股东有3人,其中执行董事为彭晋,出资70万元;湖南灵动股东有2人,其中执行董事兼经理彭晋,出资140万元,监事陈传焕出资60万元。

  彭晋籍贯是湖南怀化。2009年8月11日,她从北京灵动原股东刘达南、黄亮、林士傑3人那里分别获得32.5万元、32.5万元和5万元的货币出资,成为北京灵动占股70%的新股东。

  2009年4月28日,彭晋与陈传焕共同出资成立湖南灵动,由彭晋担任法定代表人。

  陈传焕,男,1964年生人,籍贯湖南长沙。湖南省醴陵二中提供的同学录显示,陈传焕与文迪波属该校高中同班同学。

  资料显示,文迪波与陈传焕曾在2008年第12期《人民论坛》杂志上联合署名发表题为《靠“有形之手”还是“无形之手”———关于启动长株潭“两型社会”建设的若干思考》的论文。从这本杂志上可以看到,文迪波当时的工作单位是国家开发银行湖南省分行,陈传焕的工作单位是长沙盛凯投资顾问有限公司。

  “陈传焕是我同学,以前是做广告咨询公司。”文迪波说,“彭晋以前不认识,是有业务往来以后认识的。谈北京灵动那个广告的不是她,是林士傑。”

  有人质疑:为什么文迪波要选择与名不见经传的北京灵动合作?为什么高科奶业能在短短两个月内就找到北京灵动并迅速签下巨额合同?为什么高科奶业在对方合同执行不到位的情况下仍支付了800多万元的费用?文迪波的高中同学陈传焕在这些交易中到底起了什么作用?

  文迪波解释说,当时公司想开发一个新产品,为这个新产品找一个代言人,由于太子奶原来的代言人后来成了 “艳照门”主角,因此觉得找人靠不住,怕有绯闻出来。受“喜羊羊”走红的启发,公司觉得找个动漫形象比较好,于是找到了“胖兔子粥粥”。

  “不是选代理公司,而是选‘胖兔子粥粥’。”文迪波说,“当时有一个很美好的想象,‘胖兔子’做了很多事情,在络上做了很多(传播),跟他们签协议,还不许他们搞别的,以为‘胖兔子’一定会很红,感觉我们还占了便宜一样的。”

  文迪波还表示,后来之所以选湖南灵动来做广告代理,是觉得“他们对太子奶了解得比较透”。

  但事实并不是想像的那样。文迪波承认,“胖兔子粥粥”后来并没有红起来。他认为广告终没有取得预期效果与经验有关。

  “决策是经过多方面论证的,在执行方面确实存在一些问题,由市场部负责操作。有些是没有经验,不是我个人没有经验,而是很多人没有经验。”文迪波说,“当时是通过了招标的,整个招标过程我没有参加。”

  但多位高科奶业高管表示,他们对此合同并不知情。其中有人质疑说:“陈传焕2009年4月28日与彭晋合资成立公司,说明他们之间早就很熟悉了。不是熟人运作,高科奶业能这么轻率地把1150万元的广告合同给林士傑?”

  还有人说,文迪波其实与彭晋也相互熟悉,“他们经常一起出现在长沙的公众场合”。

  对于上述质疑,文迪波说:“我愿意接受任何调查。”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车险
黄金
综合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