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血屠魂 第二章 山边小村

2020-01-16 19:20:09 来源: 黄石信息港

噬血屠魂 第二章 山边小村

在荒岩山脉的西北部外围处有一座地势复杂之山,此山名为乌岩山,山内有一村,名为乌岩村。和衍魂大陆的大多村落一样,乌岩村民风彪悍,除了村里少量的魂师外,普通人也多有武艺在身。

乌岩村有三个家族,分别是林家、吴家和罗家,由于乌岩村不便耕种,村内居民多以打猎为生,而进荒岩山脉深处打猎时,三个家族偶尔会联合在一起,毕竟对于他们来说,荒岩山脉内的一些魂族还是很可怕的。

罗家虽有四百多人,但相比于有着六、七百号人的林、吴两家来说却是人员稀少,那寥寥十七位魂师更是不足两家的一半,不过罗家却是三个家族之中最强的,只因为罗家的族长罗渊乃是斗魂位三阶魂魔者。林家族长林天和吴家族长吴百山分别是斗魂位六阶魂武者、斗魂位五阶魂武者,两人的境界都比罗渊高出几阶,但罗渊的魂术十分玄妙,就算林天和吴百山两人联手也不是罗渊的对手,所以虽然平时有些明争暗斗,但在大规模的年猎之时,林家和吴家还是以罗渊为首领,毕竟有实力高的人打头阵会安全很多。

虽已快入年关,但天才蒙蒙亮,乌岩村之内就陆陆续续响起了一阵阵“嘿、哈”的练武声,那是村里的人开始了晨练。天时早而清,清气养身而明心,此时锻炼对身体有着极大的好处。罗家的演武大院内,八十三个少男少女们集中到了一起演练武学,只有那些资质稍好一些的人才会由罗渊亲自教导,进行特殊的培养,这是罗渊立下的规矩,不可更改。

罗家的位置在一片树林之中,树林的后方是一个半圆形、近七十米高的悬崖,悬崖之上是一片开阔地,可以直接进入荒岩山脉内区,不过上悬崖的只有一条蜿蜒小路。

经过多次行猎,以乌岩山为中心至少方圆十里的魂族都尽被灭杀,就连野兽都难以遇到几只,但为了保险起见,罗渊还是带领罗家族人将悬崖的边缘加筑了三圈四米之高的环形石柱栏,石柱栏可以阻挡魂族的冲击,而且石柱栏之内还设置了很多陷阱。陷阱的种类有很多,深坑尖刺、巨齿毒链、油火、暗箭等等,而且那些陷阱皆是专为大型魂族准备,实为禁地一般。就算遇到了兽潮危机,罗家之人也可以凭借柱栏屏障和诸多的后手逃离……

“武者,先强身,后引魂,以魂力炼身躯,方可一力千钧……”

罗家的演武大院,少男少女们站成了六排静静地听着,他们前方站立着一个精瘦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的相貌很平凡,但他的眼神却很凌厉,根本没有一个人敢与他对视,刚才的那句话正是出自他的口中。

中年男子名叫罗海,是罗家的猎户长,他是一名斗魂位三阶魂武者,在罗家除了罗渊外,就属他的实力最强,所以罗渊就让他承担了平时教导族中少男少女的任务。

“静心凝神,准备演练搏狮拳!”

罗海面色肃穆地环视了一圈,待得少男少女们的呼吸变得整齐之时,他的右脚突然向着右侧一踏,嘴里同时喊道:“第一式,磐石步……第二式,开山拳……第三式,勾拳,第四……”

罗海一边说一边演练,整齐的“喝、嘿、哈”之声并未让他分神,反而每一个人的动作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他看得很仔细,他知道,他面前的小人儿们都是罗家的未来,他丝毫不敢掉以轻心。待搏狮拳演练完后,他看向了最后排靠中的一个少年,点头道:“罗凌,出列,将搏狮拳演练给罗成、罗全、罗明看看!”说完后,他就看向了前排三个挨在一起而且脸上都有些淤青的男孩儿,他的锐利眼光直接就让三个男孩儿轻颤着低下了头,丝毫不敢与他对视。

“是!”

名叫罗凌的少年看只有十二岁,长相清秀,但依然显得有些稚嫩,而且他的眉宇间有着黯然的忧郁之色。听了罗海的话,他的表情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起来,但他并没有犹豫,急忙快步走到了罗海的面前,恭敬地束手而立。

“开始吧!”

罗海的神色缓和了一些,对着罗凌点了点头,说完后他就示意罗凌开始。

“是!”

罗凌郑重地点了点头,虽然罗海表面很严厉,但平时却是十分平和,对他也是极为照顾。察觉到罗海目光中的鼓励后,他深吸了口气,转过了身来,接着他的目光突然一凝,右脚向右方一踏,双腿又微微一曲,紧接着他突然双手暴拳打向了前方……

罗海在一旁看得暗自点头,罗凌的每一个动作都很到位,他十分满意,不过他的心里却叹息连连,他想起了半月前家族举行的魂力测试。

魂力测试乃是以测试光球检测天赋,天赋以七色划分,分别是橙、绿、蓝、红、灰、白、银九色,对应着金木水火土和风雷七种天赋,只要在测试时测试光球显现出对应的颜色,那么那个人就有着什么样的天赋,一旦有天赋,那就可以成为备受普通人无比尊敬的魂师。不过罗凌在测试之时光球却没有一丝反应,这就说明了罗凌没有天赋,或是他的天赋差得可怜,他很有可能只能做一个会点武艺的普通人。

“很不错,没事的时候你可以好好教教罗成他们,免得他们盲目自大,你先回去吧!”

待罗凌将搏狮拳演练完后,罗海对着罗凌点头说道。罗家的八十三个小不点中有二十二个有着五行天赋,还有一个有着风的天赋,他们二十三人才是罗家真正的未来,假以时日他们成长了起来,罗家就会变得更加强大,这一点,他是很满意的。至于罗凌,他则感觉很是遗憾,除开天赋不说,罗凌最为勤奋,也最为聪慧,在罗凌知道测试结果后,虽然迷惘了几天,但罗凌却并未放弃,一直都在坚持着,就在很多人都睡去之后依然在不停地演练着他教的搏狮拳、奔象劲和撼山掌,而且演练的很是纯熟,这一切,他都看在眼里,他也一直都认为罗凌是八十三个小不点儿中资质是最好的。

“哇,好厉害!”“厉害呀!”“再不错也是废物一个!”“就是,我们罗家不需要这样的废物!”“真该将这样的废物撵出罗家,免得让我们罗家遭受别人的耻笑!”“……”

罗凌回到位置的途中时,他看到了有人羡慕地看着他,当然,他也看到了不少人面露讥笑地斜视着他,特别是罗成、罗全、罗明三人的讥笑面孔让他咬紧了牙关,也握紧了拳头。那些窃窃私语声,他也听见了,但他没有理会,只装作没看到没听到,在任何地方都有争斗,这是他明白的道理,只是他内心的苦涩却愈加浓烈。

罗海扫视了一圈就知道有谁对罗凌有着鄙视之心,但他只是皱了皱眉,并没有多说什么,有竞争才会进步,而且小不点们的年龄太小,需要成长的时间和空间。就像两天前他对嘲笑罗凌的罗成、罗全、罗明三人进行了处罚,反而造成了罗成三人却越加憎恨罗凌,还合计想教训罗凌。这件事,他只能苦笑,罗成三人皆有天赋在身,他不好强压,但他也感觉很意外,四人在“切磋”之时,他就在远处躲着观战,罗凌的那些招式用的是畅快之极,一比三,罗凌就那样赢了,唯一的小伤就是手臂受了一拳,不过在挡了一拳后还给了对方一记威猛的招式。

“忍耐也是一种锻炼!”

罗海暗自叹了一口气,接着他又面色一肃,说道:“开始演练撼山掌!第一式……”

“喝、嘿、哈”之声再次响起,罗海一边说着一边注意向了罗凌,他发现罗凌已经完全放松了下来,招式之间并未有一丝偏差,似乎刚才的那些嘲笑并未对罗凌有丝毫影响,他有些惊奇了起来:“果真如族长所言啊!”

“凌子,别理会他们,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他们!”

罗凌突然听到了一道微弱的声音,跟着罗海喊出的口号一掌拍出后,他微微偏头看向了左方,那是一个年龄同他差不多大的壮硕少年,那少年正对着他眨着眼睛。他轻轻地点了点头,小声回应道:“小豹子,我知道的!”

壮硕少年名叫罗小豹,是知道罗凌的测试结果后依旧还和罗凌是好朋友的朋友之一,不过罗凌也没有多说什么,感觉到罗海凝视的目光后,他急忙收心演练起了撼山掌,而罗小豹也急忙将注意力集中了起来……

“呼、呼……”

天地寒冻,但少男少女们的额头却满是汗水,在演练之时,呼吸也变得粗重了起来。

搏狮拳、撼山掌、奔象劲三种武学虽然只是初级武学,但却是一种比一种难练,罗海很尽职,即使有些小不点儿的姿势像是跳舞一般,他还是耐心地教导着,还自己演练、解说,直到天边出现了如同屡屡红色丝带般的云彩时,他才让大家停了下来。

“凝神,五心朝元!”

罗海的话音刚落,小不点们就齐齐面向东方盘坐在地,双手平摊在两膝之上,闭目调息了起来,准备吸收晨阳之光中的魂源气。

“呼……”“吸……”

或许已经习以为常,少男少女们都闭目着,就连呼吸声也慢慢地变得整齐了起来,也慢慢变得安静了起来。

盘坐起来后,罗凌的心神很快就变得一片空明,他的表情也很平静,他早已习惯以来恢复体力或是在脑海里演练武学。

不久后,红彤彤的太阳就从东方远处的大山之后渐渐冒出了头,温热的金红色阳光也从晨阳之上无私地洒下。当晨阳之光照耀到罗凌的身体之时,罗凌突然感觉到浑身一暖,阳光中有两丝莫名温和如细丝的能量钻进了他的身体之中,又慢慢汇集到了他的脑海,消失了去。

“还是这样啊!”

罗凌的身体轻微地颤抖了几次,在他六岁之时他父亲罗怀山就开始教他吸收魂源气,他也在一个月之内学会了方法,然而六年之后,他依旧还没踏出那一步,这让他很是无奈。罗家可是有着八个小不点在十一岁之前踏足耀魂位,他是羡慕得紧,至于罗海所说的五心朝元之法他也从未怀疑过,不仅很多小不点都是以此法成为魂师,就连罗怀山也是如此,他只能勤奋勤奋再勤奋,渴望罗怀山所说的厚积薄发是真的存在的。

每当想到罗怀山,罗凌的脑海里立刻就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来,罗怀山是一名魂师,而且是兵魂位九阶的魂武者,父亲是魂师,儿子也不能落下,所以他才十分渴望能成为和罗怀山一样都是魂师,然而似不受天地眷顾,他就像遇到天堑一般始终迈不出那一步。

“好了,早课结束,明天大家准时!”

罗海环视了一圈,众人的表情有惊喜、有忧愁、有沉静、也有无所谓,暗自叹了一口气后,他就站起了身来,走向了身后的一座石屋。

罗凌听后慢慢地站了起来,他没有理会人群中又有人在嘀嘀咕咕的议论着他,他也没有将额头的汗水擦去,而是抬头看向红彤彤的朝阳,陷入了沉思中,只有微弱至极的“融魂”两字时不时从他的口中喃喃而出。

融魂一说,罗凌还是得自于村里的白村教之口,后来他也在罗怀山那里得到了证实。融魂,乃是将魂族之魂融合于自身之魂,一旦成功,自身不仅会拥有融合之魂的天赋,实力更可能会暴涨,这可是很多人都梦寐以求的事情。然而大多数融魂都是在偶然之下发生的,而且成功率极低,如果失败,不是自身之魂受创就是被融合之魂吞噬而替代成为异类,更别说强行融合的失败率会更高了。这是罗凌不敢想象的,他也不愿为了那一丝渺茫的成功率而去冒险,更何况与自身相契合的融合之魂难寻,不然衍魂大陆之上早就魂师遍地走魂族尽躲藏了。

“嘿凌子,那么出神想啥呢?不会想找媳妇给怀山叔和董娘生个胖孙子吧!”

“呸,你才想找媳妇呢!”

很快,罗凌就被罗小豹的调笑声惊醒了过来,无奈地瞪了一眼嬉皮笑脸的罗小豹后,他又招呼罗小豹和他一起回去。虽然有时遭到其他人排挤,但罗凌并没有仇恨之心,无论如何,大家都是罗家之人,自己的族人实力越强他就越开心,他知道毕竟不是只有他才是罗家的未来,所以即使有些委屈,他也强制压了下去,因为他不喜欢同族间的争斗。

林间树木并不多,大大小小的石屋在林间各处分布着,石屋看似简陋,却被罗渊以秘法加持过,就算野兽中的暴躁犀牛来冲撞都不能毁其分毫,可见石屋的牢固。而且石屋的位置看似凌乱,又似有着某种规律,这都是按照罗渊的要求修葺的,据说是某种玄阵。在村内生活了十几年,罗凌自然不会迷路,和罗小豹嘻嘻哈哈地在石屋间穿来穿去,最后在一个岔路口两人才分开,又各自朝着家中走去。

“汪!”

一声狗吠远远地传来,接着就有一道黄影快速地飞奔了过来,待得黄影停下后,那竟是一条如同小牛犊子般大的黄毛大狗。

“大黄你也跑出来了!”

罗凌的嘴角微翘了起来,大黄狗是一条猎狗,是他七岁时他父亲用猎物从别处换来的,他很是喜欢,他对大黄也是爱护有加,罗怀山还曾说过大黄对自己的感情还真比不上对他的感情。

“汪!呜……”

大黄狗活蹦乱跳地跑过去亲热地用舌头舔了几下罗凌伸出的手,接着就围着罗凌转起了圈来,显得十分兴奋。

“好了,我们回家吧!”

罗凌笑了笑,大黄狗的舌头温热,还有不少的口水,他很无奈,但又感觉很是亲切。说完后,他就轻笑着率先向前方快速跑去,大黄一愣,又“呜呜”叫着急忙撒腿跟了上去……

“嗯,真香啊!”

还未进屋,罗凌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肉香味,他急忙去了厨房,看到忙碌着的母亲后,他亲切地喊了一声:“母亲,我回来了!”他的母亲名叫董蝉,只是一个普通人,平时都在家里打点,虽然已经三十有一,但董蝉天生丽质,皮肤也保养的很好,看上去依然是二十一二的模样,那气质也如同富家大小姐一般,是远近闻名的一个美人。

“先去吃早饭吧,我做了你最爱吃的红烧角鹿肉!”

忙碌着的董蝉抬头看向了罗凌,一脸爱溺地说道,看到罗凌一脸开心的模样后,她又笑着说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父亲回来了,他这次抓了一只黑鳞风豹,已经带去镇上了!月底就是年关了,他还说要给你买新年礼物呢,他怕过几天准备年猎没时间去!”

“真的?”

闻言,罗凌不禁大喜,在得到董禅确定的表情之后,他直夸父亲厉害,但他的心里却变得有些凌乱了起来。他还清晰的记得在他十岁时跟随罗怀山进荒岩山脉打猎偶遇了一只黑鳞风豹,若不是罗怀山反应快带着他提前躲了起来,他们两人就成了黑鳞风豹的口中餐。也是那次偶遇,他亲眼见到黑鳞风豹变成黑风瞬杀了邻村的十几名猎人,又将那些人啃食得面目全非,让他知道了魂族的残忍。也正是从那时起,他立志一定要成为强大的魂师,不然面对黑鳞风豹的是董禅或是其他族人,他将无能为力。

“好了,我的凌儿,该去吃早饭了!”

看到罗凌的面色渐渐有些不好看后,董禅也想到了罗凌曾经的经历,她不禁有些懊悔了起来,于是急忙端着香气四溢的红烧角鹿肉领着罗凌到了饭厅。

“母亲。您也坐吧!”

桌上已摆放好腾着热气的饭菜,很简单,却也色香味俱全,这是罗凌早已经习惯的饭食,微笑着招呼董禅坐下后,他就拿起筷子安静地吃了起来。

看到罗凌的模样,董禅的心里委实有些难受,没有谁比她还要了解自己儿子的了。她曾多次看到罗凌失神地望着天空,那眼中,尽是落寞,她知道,很多时候罗凌的笑容都是装出来的,从测试结果得知成为魂师的希望将渺茫无比之后,罗凌就有些自暴自弃,只是不想让她和罗怀山为难,所以罗凌一直都在装作坚强。不过她也知道罗凌的资质很好,学什么都很快,也很勤奋,能将其他孩子比下去也让她对罗凌很是自豪,但就算是罗凌以后不能当上大人物,她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她只希望罗凌能健康平安就好。

“要像你父亲说的那样持之以恒,以后必有出头之日!”

给罗凌夹了一块肥美的角鹿肌腱后,董禅安慰起了罗凌,她很清楚罗凌并没有那么容易认命,她也很希望有个机会能让罗凌实现愿望,甚至有时她感觉罗凌非同一般人,她还清楚地记得罗凌降生那日她第一次抱着罗凌之时,她看到了罗凌的眉心有着暗淡的白色珠影,虽然光影存在的时间很短,但她确信自己看到了,只是这件事太过神奇,她并没有说出去。

“嗯!”

罗凌点了点头,他从未抱怨过罗怀山和董禅,也不愿让两人失望。看到董婵开心地笑了起来后,他想了想,又笑着问道:“母亲,父亲会给我买什么礼物啊?”

董蝉神秘一笑,拍了拍罗凌的肩膀:“等他回来你不就知道了!”

渐渐地,罗凌将那些不快抛在了脑后,董禅的厨艺真的很好,角鹿肉香滑可口而且不腻,他简直是大口大口地吃,还时不时将骨头扔给大黄,引得大黄起劲地摇头晃尾还差点摔倒,让董禅轻笑不已。

早饭就这样和谐的过去,饭后,罗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坐在简易的木桌前拿出了纸笔开始练习文字的书写,不久后,罗小豹的怪叫声就在屋外响起。

“凌子,出来练武吧,等会儿一起去村教那里谈天说地!”

“好,来了!”

罗凌回应了一声,将纸笔收好后,他就快步走出了房间。看到在屋外笑嘻嘻的罗小豹后,他跑了过去,点头说道:“我们还是去后山吧!”

“嘿嘿,听你的!”

罗小豹兴奋地点了点头,罗凌的话他从来都没有什么意见。

能帮助朋友是件快乐的事,所以罗凌从不会多说什么,虽然罗小豹平时显得憨乎大意,但却是心思细腻之人,不过不知为何演练起武学来就有些笨手笨脚的,所以罗小豹时常都会找他指导,作为朋友,他从未推辞,毕竟一个朋友是很难得的。和在屋里的董蝉告知了一声后,他就和罗小豹一起跑向了后山……

“喂喂喂,小豹子,好歹好说你也是未来的魂师吧,麻烦你手肘再往里靠点,右腿再弯曲一些,对,就这样,以这样的姿势前冲更具有力量,奔象劲靠的就是瞬间的爆发力!嗯,好,很好,就这样,踢腿……”

枯黄的草地上,阳光洒下,罗凌面色严厉地指导着罗小豹演练奔象劲的招式,他那模样,简直比罗海还要严厉。

“还是你厉害,这么难做的动作都能学会,怪不得罗海大叔老是夸你呢!”

听着罗凌的话,罗小豹并不反驳,只要是罗凌说的,他就急忙改正,只是他脸上的“憨笑”却从不消失:“凌子,你一定要把我给训练好呀,我也想学你一样去揍罗成!”

“别多话,继续!”

听到罗小豹的恭维声,罗凌并没有多高兴,反而皱起了眉头,他可不愿罗小豹真的没事找事去揍人。

“能学会又能怎样,不成为魂师,怎么出人头地守护家人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罗凌的心里叹息着,他有着自己的心事,不能说出来的心事,但他的眼睛却从未离开过罗小豹,只要罗小豹的动作有所偏差,他就会立即指正。罗小豹很是壮硕,虽然他只比罗小豹小上三个月,但罗小豹都快高出了他一个头,他还曾抱怨过是不是罗小豹以前吃过魂兽奶水的缘故。

就在一个猛然间,罗凌的瞳孔一缩,他突然发现罗小豹的动作中似乎有着一种奇特的韵形。

“小豹子,你进阶耀魂位了?”

沉思了一下后,罗凌一惊,他的脸上疑惑之色浓浓。

“嘿嘿,本来想给你个惊喜的,没想到还是被你给看出来了!”

罗小豹满脸都是兴奋之色,但他有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急忙对着一脸惊疑的罗凌说道:“放心吧凌子,我不过比你早一点而已,你也努力吧,就我这样子,没你教导可不行的!”

“恭喜了,什么时候进阶的?当时你有什么感觉?”

看到罗小豹脸上的兴奋之色时,罗凌笑了笑,只是罗小豹没发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黯然之色。罗小豹很重义气,他也把罗小豹当成了亲兄弟来对待,替罗小豹高兴之余,他也有些疑惑,毕竟那道坎是他做梦都想跃过去的。

“就在昨晚,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时只觉得头有些晕乎乎的,而且感觉浑身都热乎乎的,很是舒服,接着就这样了!”

罗小豹憨笑着搓了搓手,他并没有隐瞒,将一切都说了出来。

“竟然这么简单?”

闻言,罗凌不由地一愣,他的眉头也渐渐皱了起来,最后只能暗自一叹,或许有天赋的人都是那般简单的成为魂师。深吸了口气后,他就准备让罗小豹继续练武,但他却发现罗小豹一脸失神地看着天空,他急忙喊道:“小豹子,看什么呢?快点练武吧,再过一会儿就得去村教那里学习了!”然而罗小豹似乎并没有听见一般,他不禁有些气结,但当他看到罗小豹张嘴说着什么却又没有一丝声音时,他也大为好奇了起来,他回头看向了天空,接着他也愣在了那里,他看到一大团红红的火焰拖着长尾从西北方的空中快速地飞落着。

“那是什么东西?”

火焰在空中拖着长长的“尾巴”,越来越大,似乎还有其他的光彩,火焰燃烧得很剧烈,看不见火焰之中有什么东西。罗凌感觉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那种火焰,他目不转睛地看着火焰无声地从空中飘过,最后伴随着越来越大的呼啸声飞越过了悬崖,他的视线也被悬崖挡了下来,正当他想跑上悬崖继续看的时候,他听到了大量凌乱而惊恐的狗吠声。下一刻,他突然感觉到脚下一震,他一下子就变得惊奇了起来,他知道,那颗火球落在了荒岩山脉之中。

大群的猎狗对着荒岩山脉深处狂吠不止,而且声音也越来越焦躁不安,让原本祥和安宁的乌岩村多了一些压抑感。

“这是怎么了?”

罗凌皱着眉想着,接着他的面色就变得恭敬了起来,他的眼中也出现了浓浓的火热之色,他看到了一个身穿青色布衣的身影出现在了不远处的空中,那人正是罗家的族长罗渊。

“族中成年男儿速到族厅之外,其他人速回家中!”

罗渊的脸被蓬衣遮挡着,面容被阴影遮挡了下来,有着神秘的气息,其声音也是庄严无比,响遍罗家族地。

“是,族长!”

罗家各处纷纷响起了恭敬地回应之声,紧接着人影窜动,尽往罗家的族地中心也是罗渊的住所而去。

“族中的最强者啊!”

罗凌眼中的火热之色渐渐浓郁了起来,罗渊平时很少现身,在他的眼里,罗渊神秘而强大,即使到现在他都还未曾与罗渊说过一次话,但他又觉得魂魔者本就是那样的。看到罗渊转头似乎看了他一眼后,他的心跳直线加快,表情也变得异常恭敬了起来,罗渊的命令他是坚决地服从,对着罗渊恭敬地弯腰行了一礼后,他急忙拉着一脸痴呆的罗小豹快速跑向了自己的家中,就连在猎狗群中狂吠不止的大黄他都忘记了唤回……

跑回家中后,罗凌的心跳得“砰砰”直响,看到董蝉正站在屋外出神地望着荒岩山脉深处后,他急忙跑上前问道:“母亲,你也看到了吗,那火焰什么东西?”

“那是天火!”

董蝉的眉头紧皱了起来,她的表情中有着浓浓的担忧之色。

“天火?”

罗凌听到后愣了愣,天火是什么他感觉有些模糊,但他却从董蝉那担忧的表情中看出了天火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董婶,天火是什么东西?”

罗小豹摸了摸脑袋,他也不知道什么是天火,不过他可是亲眼看到天火从天而降,一时间十分好奇。

“不知道,不过天火有祥有吉,希望天火不会给我们带来灾难吧!小豹,你先回去收拾一下吧,我也要准备一下,可能我们要暂时离开这里了!”

董蝉的眉头紧紧地皱着,她的身体也在轻微地颤抖,环视了家里家外一圈后,她的神色越来越难看。

“天火?母亲为什么会那么担心呢?难道真的会有灾难降临吗?”

罗凌也深深地皱起了眉,他可是从未见到董禅这样过,心里变得不平静了起来,他猜想定有什么大事件会发生,而那大事件必定不是好事,不然董禅也不会欲言又止了。

涿鹿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宁安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东莞治疗早泄方法
江西市正规牛皮癣医院
榆林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