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师 第542章 古树

2019-12-05 04:53:07 来源: 黄石信息港

宅师 第542章 古树

听了彭总的话,包龙图先是眉开眼笑,接着如丧考妣,悲愤填膺道:“苍天啊大地,您居然听信了谗言,我不活了……”

“山崖就在旁边,跳去。”方元笑逐颜开。

“滚!”

笑骂声中,两人就在彭总的引领下,慢步走进了别墅。

作为一家设计公司的前老总,彭总的品味自然不差,特别是对于自己住宅的设计,肯定是尽善尽美,非常的讲究。

别墅的外层贴了瓷砖,但是在内部装修,则是以天然的木板铺设。一块块木板,打磨得十分透亮,再涂了一层薄漆,显然非常润泽。至于空间布局,更是充满了传统建筑的韵味

,古色古香,兰竹相映,典型之极。

听到两人赞不绝口,彭总顿时笑道:“你们少拍马屁,好不好我心里有数。毕竟是十年前的装修风格了,肯定有些落后……”

“经典的格局,永远不会过时。”方元摇头道:“复古的风潮,就是这样产生的。”

“好了,先去喝茶。”彭总招呼到。

片刻之后,两人在雅致的客厅坐下,然后也看到了彭总的夫人,那是一位气质比较温婉的美丽妇人。

一番问候之后,美丽妇人识趣离开,留下三人品茶闲聊。

“彭总,看到你气色不错,我们也放心了。”方元由衷道,尽管半年不见,彭总头发已经霜白了大半,但是脸孔红润精神很好,可见这段时间真的是静下心来修养了。

常说权力是男人的春/药,有了权力之后,男人才荣光焕发,但是一失去了权力,就衰老得十分厉害。常见的例子就是一些领导干部退休之后,在很短的时间内,再与以前相比,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不过彭总应该是真放下来了,安心的修养了大半年,精神气色比之前好多了。

“没大碍了吧?”包龙图也关切问道。

“早没事了。”彭总笑呵呵道:“才退休的一段时间,的确有些不适应,但是慢慢地就习惯了,无事一身松,平时养花遛鸟,没有什么压力,不知道多安逸。”

“安逸就好。”方元欣慰道:“就怕你回家之后,过得不如意。”

“你们呀,真把我当成工作狂了?”彭总笑道:“其实我早就想通了,人活一辈子,工作除了养家糊口以外,就是为了实现自己的价值。”

“这两点,我已经全部做到了。既然如此,也没有什么遗憾了。该退休就退休,该让位就要让位,免得压得你们年轻人不能出头。”

说话之间,彭总笑眯眯道:“听清雅说,你们的公司在泉州发展得有声有色,业务繁多,生意很好啊。”

“一般,一般。”包龙图立时笑道:“托您的福,勉强算是步入正轨,混口饭吃。”

“又谦虚了不是。”彭总摇头道:“泉州商界是什么情况,难道我不清楚么?同行之间竞争十分激烈,每天都有公司在倒闭。你们能够杀出一条血路来,不断的发展壮大,这是你们自己的本事……唉,说起来,以前是我耽误你们了……”

“彭总,千万别这样说。”方元连忙摆手道:“万丈高楼平地起,如果不是你帮我们打好了基础,哪里会有我们今天。”

“就是,就是。”包龙图深以为然。

三人正聊得火热之时,忽然之间又有清脆的门铃声响起。

“又有客人来了?”方元一怔,也不觉得奇怪。毕竟彭总的寿宴,不知道只请他们两个,肯定有亲戚朋友前来祝贺。

“我去开门。”包龙图直接起身,做起了跑腿的工作。

“小包,回来。”彭总连忙阻止:“你是客人,乖乖坐好,我去招呼。”

在你推我让的时候,他们也不用再争了。因为这个时候,彭清雅恰好在旁边楼梯下来,明媚眼睛瞄了两人一眼,就顺手把大门打开了。

“彭兄!”

一瞬间,一帮人涌了进来,为首的是一个颇有气度的中年人,四五十岁左右,在七八个西装革履的随行人员的烘托下,排场十足。

进门之后,那个中年人就热情洋溢的笑道:“祝彭兄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看到这人,彭总的眉头一皱,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诚心来贺,他也不好直接赶人,只得淡淡点头道:“谢谢阮先生了。”

“好说,好说。”中年人笑眯眯道:“再过不久,你我就是邻居了,大家相互照应,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嗯。”彭总敷衍点头,不是很热情的伸手道:“来者是客,阮先生请坐吧。”

中年人也不在意,依旧是一脸笑容,让一帮随行人员在外面等候,然后独自走到了客厅。看到方元和包龙图之后,他也顺势问道:“彭总,这两位是?”

“我的两个晚辈。”彭总随口道:“特意在外地过来给我过生日的。”

“原来如此。”中年人微笑道:“真是一表人才,青年才俊啊。”

也亏他说得出口,在不知道方元和包龙图的底细情况下,就先夸赞起来了。不过所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从彭总的反应,还有中年人的态度,就可以知道,他前来的目的肯定不怎么单纯。

想到这点,方元和包龙图对看了一眼,就很有默契的保持沉默,作壁上观。多说多错,不说不错,不管中年人是什么目的,只要他们不搭腔,肯定不会让他找到突破口。

见此情形,中年人果然有几分失望,他还想着在方元和包龙图身上开始,再把话题引到自己的来意上。没有想到,这两人居然不上当。

“算了,还是直接一点。”中年人转念一想,当下就开门见山,很生硬的转移话题道:“彭总,我前几天的提议,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考虑清楚了。”彭总淡然道:“不卖。”

“彭兄,真的不给面子?”中年人脸色微微一沉:“如果是觉得价格不合心意,那么我们还可以商量。”

“不是不给面子,也不是钱的问题。主要是祖辈的东西,不能断送在我的手里。”彭总摇头道:“所以呀,还请阮先生多多体谅,不必再惦记了。”

中年人眉头一皱,眼中露出了不悦之色:“彭兄,不过是一棵树而已,你不用上升到那么高的程度吧。”

“阮先生这话说得好,只不过是一颗树罢了,那么阮先生又何必认定我的家的这颗树?”彭总借力打力道:“世界上的树木比人还要多,只要阮先生有心,肯定能够找到合适的……”

中年人目光闪了闪,忽然起身道:“……看来彭兄还没有考虑清楚,那么过两天我再来拜访吧。希望那个时候,彭兄能够回心转意。”

说罢,中年人不等彭总回应,就直接带着一帮人扬长而去。

等到一帮人离开别墅,走得很远了,包龙图才忍不住问道:“彭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在说什么树?”

“还能是什么树,就是门口旁边的那棵迎客松。”彭总皱眉道:“那姓阮的,也不知道为什么非要买下来不可。我不想卖,他就天天来纠缠,真是莫名其妙。”

“那人有眼光。”包龙图顿时笑道:“彭总,你不是说过么,那可是清代古松,至今应该有一两百年历史了吧。”

“差不多。”彭总点头道:“据说是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亲手栽种的,代代相传。到了我父亲一代,古松干枯得厉害,我们还以为它要枯死了。然而没有想到枯木逢春,突然有一天它蜕去了枯皮,又重新抽枝发芽。”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我亲眼看着它恢复生机的,也是稀奇……”彭总感慨万端道:“二十多年,一眨眼就过去,古松变得苍劲繁茂,也算是好兆头。我又不差钱,干嘛要卖了?”

“也是。”包龙图深以为然,随之若有所思:“说不定古松已经变成了宝贝,那人识货,这才想要买走,捡你的漏呢。”

“扯淡。”彭总哑然失笑:“这又不是古玩,哪能捡什么漏。再说了,他的报价也实诚,一百多万,比古树的市价高出不少。”

“村里那么多古树,他偏买你这一棵,肯定有蹊跷。”包龙图摸着下巴道:“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也不算反常。”彭总笑道:“毕竟村里的古树,那可不是私产,已经上了保护名录了,谁也不能乱动。倒是我家的这棵古松,由于当年保护大树的时候,上面有人过来检查,觉得要枯死了,就不记名了。谁知道后来枯木逢春,又活了……”

“那更不能卖了。”包龙图连忙说道:“这可是彭总你家的造化,指不定古树与你家的风水气运同休共戚了。丸子,你说是吧?”

“这个……”方元有点迟疑,毕竟刚才也没有仔细留意古松的状态,所以只有含糊其辞道:“可能吧,说不定真是风水树。”

“哎呀,你们两个,开了家以风水为主题的设计公司,怎么反而信起这个来了。”彭总忍不住大笑起来:“这算不算是挖了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彭总,这玩意……”包龙图措词道:“不能尽信,也不能不信呀。”rs

s

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蒙古族医院
武汉icl手术费用
沈阳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呼和浩特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淄博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