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评平凡嘚世界致敬超越姩代嘚奋斗与爱情

2019-02-25 14:17:36

《平凡的世界》

凤凰娱乐讯电视剧《平凡的世界》的播出把许多人引回了他们自己的1970到1980年代,毛卫宁带领的创作团队,和王雷带领的表演团队,通过精心、艰辛的工作,用视觉给当下的观众准确地重现了我们记忆里的1970到1980年代。现在再看这部剧,亦能一起回溯当时年代中国人的心理活动和精神世界,去贴近地体量什么才是平凡世界的不平凡人生。

这部电视剧基本上尊重了原着的故事,而又在尊重原着的基础之上,进行了严谨、专业和合理的改编、剪裁,虽然为了适应当下影视创作的需要,即更集中冲突制造矛盾的要求,部分剧情进行了新的梳理安排,但看过几十集后,可以说它算得上是现在中国电视剧创作中为尊重原着,尤其是尊重原着精神实质的作品了。

剧版《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安比小说里有了更丰富的内容,他对生活苦难的触摸更为切近,而改变苦难的作为也更为强劲有效,比如,少安之所以选择离开田润叶而迎娶贺秀莲,当然有基于阶层认知和生活压迫的被动选择,而另外少安的个人选择则更为主动,因为他的眼光比别人看得更为长远,即使在田润叶一直还沉溺于对少安哥给予她的初恋的美好怀念中时,少安已经与秀莲一起甜蜜地安排起孙家未来的生活,这使两下的情绪对比更为强烈,既增加了剧集的戏剧性,也增加了剧集的现实准确度,如果说路遥生前只预见了孙少安的未来10年,而剧版创作者们其实是看到的孙少安们的未来30年。

能做出这样的改编,或者是因为孙少安其人的故事和性格能表征近三四十年里的中国的那些平凡人民,他始终是《平凡的世界》里脚踏实地过光景的人物,他有着传统农民的朴实品质,同时又因为在改革开放的转折时刻,凭着敏锐的嗅觉和睿智的头脑,可以全村乃至全县人一步之遥,大胆搞出联产承包,又抢先出外打工,还自己投资办起了砖厂,剧中将书中的那些描述完全重现,比如在辽阔的黄土地上,孙少安家的砖厂终于冒出滚滚的黑烟,双水村的农民们因此看到了幸福的未来。但其实,如果不是在剧情构建中,如今又有多少人看到砖厂的黑烟会羡慕和赞叹?

笔者认为《平凡的世界》以超出如《老农民》《历史转折时中的邓小平》这些类似题材作品的视角局限,并没有纠缠于当时中国政治斗争和择取,而是将田福军、白明川这样的基层好干部立足于代表广大农民利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共产党的原教旨基点上讴歌的是一个平凡的世界,一群平凡的人民。

路遥的原着小说创作于1980年代初,完成于1980年代末,作品一问世即一石激起千层浪,人们共识于它可以代表那个年代的中国和中国人的心思。但剧版《平凡的故事》放在二三十年之后的今天播出,显然没有符合今天观众的口味。世易时移,当年的共鸣和感动其实难以被带进二三十年后的今天。

在今天电视剧《平凡的世界》的观众们看来,无论是孙少平内心挣扎着离开双水村,夹着铺盖独自到黄原县去做揽工汉,还是他在阳沟村执意每天只取1块5的工资,以及他终于考进了大牙湾煤矿,获得了工人身份当上了矿工,虽然这样的经历在1980年的语境下,有苦难奋斗的绝决,但想让今天已经享受到的无限种生活选择的人们能够对孙少平的这种坚持和执着感动身受,恐怕太难了。

当然,麻烦的,还是孙少平与田晓霞之间,即揽工汉与大之间的不但两情相悦而且灵魂相通的爱情,要想将两人身份悬殊的爱情讲圆不是编剧在制造理想主义的海市蜃楼,而是如今的观众已经不再对至死不渝的理想主义爱情感天动地。

在《平凡的世界》里被作家、导演和演员们热情讴歌式表现的种种平凡人的不平凡的爱情和意志,虽然那么美好,那么令人激动,但相信没有人能够保证它们可以面对无情的现实的碾压而完美无损,于是乎乌托邦式的奋斗和柏拉图式的情感已经不再是观众买作的作品,这也就是一部用心着作改编后遭遇收视率囧境的根源了。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凤凰立场。本文系凤凰娱乐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

招募剧评人:

本栏目欢迎剧评人投稿,稿酬从优

投稿邮箱:liuna3@

风寒风热感冒的区分
360搜索份额高速增长成360国内上市有
F将更改车身设计以提供更佳赞助商logo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