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奶重组广告门李途纯缠斗文迪波

2020-09-17 15:49:02 来源: 黄石信息港

太子奶重组“广告门”:李途纯缠斗文迪波 “清支架游泳池厂家者自清,浊者自浊。只是太子奶处于重整的关键时期,经不起更多的风浪。很多事情待重整完再说吧。”9月27日,高科奶业董事长文迪波在短信中如是回应广告款质疑。 9月27日,接近太子奶的匿名人士爆料,指文迪波在高科奶业接管太子奶初期签下千万广告合同,当中更涉嫌利益输送。 “高科整个(资产)包括政府接管太子奶的4000万,以及后面打的那些钱也就是1.3个亿。第一次签的合同是1150万,这对当时高科的资金来讲是比较大的,把这么大笔钱打进这样一个不知名的广告公司,实在匪夷所思。”上述匿名人士表示。 一个月内,先有李途纯代理律师突然发声称,称文迪波多番阻碍太子奶引资自救;后有神秘匿名人士现身,指文迪波涉嫌利益输送。太子奶与高科奶业、李途纯与文迪波的斗争还没结束,太子奶重整道路满布荆棘。 千万广告款 上述匿名人士告诉本报,高科奶业分别在2009年3月和6月与灵动时代传媒文化(北京)有限公司(下称“北京灵动”)以及湖南灵动传媒策划公司(下称“湖南灵动”)签订两笔总值1150万元和115万元的广告合同。 据其提供的合同复印件显示,北京灵动保证高科奶业在湖南卫视制作的《一起来看流星雨》电视剧中有2000秒的剧情植入广告,高科奶业则须向北京灵动支付商业代言及使用费用、植入广告费用、活动执行费用、策划费用、艺人费用共1150万元的固定权益金,以及第三年开始1%的用胖兔子粥粥形象作包装的产品销售提成的动态权益金。 上述人士表示,北京灵动最后并未履行植入广告约定,但高科方面没有根据约定进行相关索偿。“合同上有约定,在1150万里面有800多万是2000秒的植入广告,北京灵动要在三个月内向高科提供植入广告的视频资料,如果三个月内没有植入广告的视频资料就是违约,要全额退款,还要进行补偿。” 对此,文迪波此前回应,植入广告最后以硬广告的形式代替,而《一起来看流星雨》剧中女角郑爽也曾代言太子奶。27日致电郑爽经理人姜小姐求证,其表示郑爽对太子奶的代言期早已结束,但其并未透露具体代言费用。 “合同大部分是植入广告的钱,补偿一个12点钟以后的硬广告,太子奶的主要消费群体是青少年,12点以后还有哪个青少年去看太子奶的广告呢?这种广告对太子奶来说就是一个垃圾。”上述匿名人士说。 此外,他还质疑北京灵动和湖南灵动与文迪波的关系。“从第一笔广告款到第二笔之间已经有3个月时间,第一笔广告都没有履行,你凭什么要签第二笔广告?”有消息称,北京灵动法人代表彭晋和文迪波的高中同班同学陈传焕均是湖南灵动的股东。 对此,文迪波表示,当时考虑到湖南灵动更加熟悉“胖兔子粥粥”的形象,才在招标时选择了湖南灵动。 但上述匿名人士认为,高科不应该把钱打进湖南灵动,“首先要考能源管理系统察这个广告公司有没有这个实力和能力,连这个基本的考察都没有做就盲目地打钱,这是为什么?” 文迪波曾对外坦承自己“不懂工艺,实际上对市场也不清楚”,对于被指利用广告款进行利益输送,文迪波称不愿再多作回应,但他在短信中对本报表示,“我没有忘记自己是一名公务员,是一名中共党员,自有党纪政纪和法律管我。我问心无愧。” 重整倒计时 10月25日第一次债权人大会将召开,但太子奶与高科奶业纠纷依然未息。一玻璃棉价格方面,破产管理人正努力理清李途纯资产状况;另一方面,李途纯在2009年11月先后两次函告高科奶业,要求终止《资产租赁合同》;同时也在湖南临湘法院、成都温江法院对花旗提出10亿元的诉讼,称由于花旗提前逼债导致太子奶资金链断裂。 太子奶前破产管理人、中咨律师事务所律师韩传华认为,这些都会对太子奶的债权债务产生影响,太子奶要在第一次债权人大会便取得共识并不容易。 高科奶业发言人王琳告诉,目前太子奶已停止全国所有的OEM合作,仅在株洲进行生产,平均日产大概300吨,“目前高科的重点在生产、销售和经营。” 除了软银中国和北京商络以外,株洲市方面希望调整太子奶战略投资者的结构,有意引入与乳业相关实业型企业,来重振太子奶。高科方面更透露,未来可能不止一个投资人。 但如何处理太子奶余下的四大生产基地(黄冈、成都、北京、昆山)以及太子奶关联企业,将考验新任的破产管理人马凌云。今年7月,太子奶位于北京的基地最终以流拍收场。 “株洲这一块资产肯定是资不抵债的,但是太子奶并不只有株洲这块资产,现在破产的主要是太子奶在株洲基地为主,背后还有很多耐人寻味的东西。”上述匿名人士说。
邵阳去哪里看白癜风
邵阳哪里的白癜风医院好
邵阳白癜风治疗医院
邵阳看白癜风去哪里
本文标签: